秋千99

【全职主喻黄】清君侧行动48.49


一下子封了我好几个章节……这个类型的文估计不能发在lof上了……这篇文……看看再说
这是上周份的两章,一直没发出去,总是显示错误,今天好歹发出去图片了还是先试试……

由图可知,这篇文我不能再发在lof上了
我会尽快找到新的方法发文
然后会另行通知
我目前就两个字——
科科

活击的周边活动
……
官方这是要亡我啊啊啊【仰天狼啸】
【哭唧唧的心疼一下生活费】
这次的活动是活击第一部队的小文件袋
还有上次的第二部队+爷爷的挂件
虽然舔的很开心但是看着钱包很想哭啊!!!

【全职喻黄刑侦】清君侧行动 46.47


怎么说呢……走向越来越迷?

看到一篇孙肖文,小事情各种迟钝脸皮薄,然后突然想到四大心脏如果关系很好,一个人脱团其他人都来调戏,日常又各种“勾心斗角”……
卡哇伊……
o(*////▽////*)q
想写个心脏友情向……
然后又想到其他组合……或者按照赛季出道的孩纸们……
虽然是两方面但是不论工作还是日常,最能作的毫无疑问是四七没商量……
o(*////▽////*)q( ̄▽ ̄)~*
想想就卡哇伊啊啊啊……什么paro好呢……

【叶黄西幻】这是红缨不是红吊钟啊小朋友 0

先把新文的0发出来试一下……
正文暂时不打算发,至少等到十一月初考完留考的……
看看有没有人感兴趣再说……
喻黄刑侦的两章明天更……



0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嘿嘿嘿嘿嘿嘿嘿……
努力扇动着翅膀,趁着还没饿晕,摇摇晃晃的冲着那抹鲜艳的红色扑过去。
张嘴咬。
……为什么满嘴毛?
晕菜之前,他颇为不解,只是依稀听到一个烟嗓略微无奈的说,“这是红缨,不是红吊钟啊,小朋友。”

黄少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一片昏暗,扑腾两下浆片状的翅膀,狭小的空间内可以说是鸡飞狗跳。
他可以清晰的辨别出自己跟着周围的东西一起在颠簸,他们被人装在一个口袋里,满溢的吊钟淡香提醒着他周身软绵绵的东西全是吊钟的花骨朵。
但是这袋子本身浸透了浓重的烟味,和吊钟花香混在一起简直是个灾难,让人……不是让鸟头昏脑涨。
嘴里还是那些毛,他嫌弃的呸了几下。
挑挑捡捡喝了几口快要干涸被污染的花蜜,黄少天清了清嗓子。
“即即——”
然后开始了他的演讲。
“即即即!足足咯!足足足咯!即即足咯!即!……”

叶修死鱼眼拎起了挂在腰间的口袋。
这本来是他用来装烟叶子的,某个小朋友鸠占鹊巢不说还真能闹腾,早就听说这种鸟个头不大点,动静却挺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真是……烦得要死。
里面开始中场休息了,叶修赶快趁着机会把小东西拎了出来。
“我说小朋友啊。”手心里浑身泛着蓝幽幽金属光泽的小毛团正在致力于翻身,半天没翻过来,小翅膀一展,嗡嗡嗡的飞起来面对了叶修,小嘴一张,又要开始。
伸手捏住对方尖尖的喙,“我说,你自己饿昏了飞过来叼着哥战矛上的红缨不放,哥这好歹算是救了你吧小朋友。”
黄少天翅膀一顿,差点没掉下去,心虚的咂咂喙。
“足咯……”窝在叶修的手上就不动了。
反倒把叶修整得一愣,心想这还是个能听懂人话的,看来只是饿昏了没法维持人形了。
虚虚的把小朋友握在掌心,叶修右手提着却邪,又飞快的向前奔去。
“忍忍吧,前边有片吊钟花田,放心,都是红的。”
黄少天不认识叶修,但他认识却邪。
饿昏了才没看出来,这会没法变人形,只能蜷了蜷小身子趴在这位荣耀大陆上大名鼎鼎魏琛嘴里“臭名昭著”的斗神殿下温热的,长了老茧的手心里。
魏老大都没抓过我,便宜你了臭不要脸的,居然敢把本剑圣抓在手心里,等本剑圣吃饱了,一定收拾死你!然后捞回去跟魏老大炫耀!!!

这是他们的初遇。
斗神大大第一次见面就把剑圣大大的雷点踩爆了呢。

【全职喻黄刑侦】清君侧行动 42.43

周三和周六的补……
自己搬家真的是能累死个9……


等会……第一张不算……发错了……


后边四张是更新……

【全职喻黄刑侦】清君侧行动 41

听取小天使的建议,还是说一下文和tag的问题哈
这篇文本质上算是剧情向的刑侦文,然后里面的主西皮是喻黄,但是其他角色或者西皮的戏份也是很多的(尤其是郑小轩……)
这样以后,谁的剧情就打谁的tag,喻黄的tag就在喻黄出场再打吧……
这次算是通知所以就再打一遍吧……
因为有文的tag,如果有小天使怕漏章可以订阅一下文章的tag?


41

两点四十徐景熙准时打开郑轩的病房门后发现人去房空时是如何气到冒烟暂且按下不提,郑轩让枪淋弹雨用头天暗中跟踪灵魂语者偷来的密码打开了医院仓储室的门,从里面拎出来一架轮椅。
瘫在上面享受起了前无古人后可能有张佳乐的孙哲平手推服务。
这可是那位当初敢在新闻发布会上公然冲着媒体开炮的公共关系科科长啊……
伤员疼的压力山大的同时还暗暗爽了一下。
百花缭乱和枪淋弹雨蹲在轮椅座位下放行李得空格中,借着帘子和孙哲平的腿遮掩着扫视三人的背后,没走几分钟就往他们头顶轻轻开敲。
先是同一个位置两下,然后在这个位置的斜后方敲出三个点。
郑轩没精打采着一张脸,换了个姿势,把胳膊搭在扶手上,心中暗自算着尾巴的位置。
他又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抓回去,随后因为对方的未知性而遗憾的放弃了。
哒哒——
保持原状。
我可真敬业……我要奖金……
“你想好要怎么查了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案发现场估计被毁的土层都翻新了吧。
“嗯……”回答在郑轩嗓子里咕噜了半天,“不查那个。直接去地下。”
张佳乐并不意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枪淋弹雨接到了来自于灵魂语者的信息,然后紧跟着索克萨尔也来了信息。
百花缭乱屏幕上的眼睛眨了眨,对方冲他转了转脑瓜球。
拒绝?百花缭乱又眨了两下眼睛,想到张佳乐并没有给他监控枪淋弹雨并报告的指令,便老实的蹲在那里没有动弹。
枪淋弹雨递过去两块百合香涂层的锂电池和一张漂亮的百合贴纸。
没错是贿赂。
就像人类你帮我办事我请你吃饭,你帮了我的忙就是认可我这个兄弟我送给你个纹身【代表我们从今往后就是蚂蚱子】。
虽然人类中后者多见于坏人的勾当。
郑轩让枪淋弹雨去跟踪灵魂语者时还没转过一个弯呢就被发现了。
按照灵魂语者的话说,“谁给你的勇气来考验每次打击行动一开始就被放生然后被迫接受犯人各种姿势的打击甚至黑帮团伙的伏击而到现在没有返厂报销的本大爷的侦查能力的?”
【之前在一个刀剑同人文里看到之后一直很想用用这个句式(〃ノωノ)】
然后两个小机器人在宋晓的怂恿下各自对自家主人闭口不提这件事。
宋晓转头就把郑轩让枪淋弹雨偷医院仓储室大门密码这件事发送到喻文州手机上了。
就是头天中午喻文州坐在许博远车上编辑回复的那条短信。
灵魂语者看见主人快被气疯了很害怕挨罚,给枪淋弹雨去信息之前先给索克萨尔发了一遍。
『灵魂语者:主人让你转告[某懒癌晚期患者]:喜欢坐轮椅就坐一辈子吧。』
『索克萨尔:阿枪啊,文州问郑轩又要起什么幺蛾子啊?^_^』
枪淋弹雨反应了一会。
基于当年叶修跑到嘉世对面某小区当了一年保安,无视了手机上几乎所有消息的前车之鉴,等叶修回归之后不止手机,连他们的系统里都被逢山鬼泣装上了检测消息接收情况的提示功能。
这时候不好装关机。
回复吧,主人的计划万一被打断了以后家里的工作就都得他一个人干了;不回复吧,看着索克萨尔那张笑脸,估计回去之后不管主人的腿被没被打折,他的腿肯定是要折的。
长痛or短痛,this is a question.
然后,逢山鬼泣来消息了。
『逢山鬼泣:你可以选择贿赂索克萨尔。』
『枪淋弹雨:……你的控制中枢系统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逢山鬼泣:呵呵,专案组成立之后叶神让我干的。放心,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了。』
叶,神。
一般私人信息的话,警察们还是正常的用手机电脑操作的,事关案件才会用机器人来进行情报交流传递。
尤其是在关于Hunter的大案专案组里,组长确实有这个权利,检查涉及到的机器人成员的通讯记录。
然而该不爽还是不爽的。
强权之下,枪淋弹雨迅速屈服,开始给索克萨尔神神叨叨的碎碎念。
『索克萨尔:所以郑轩现在要去警校地下的研究所进行调查?那他为什么突然要查研究所呢。^_^』
……毁了,问号变成句号了。
不能告诉喻文州和黄少天,这句话是郑轩亲口下达的指令。
无论叶修和喻文州的官职如何大于郑轩,逢山鬼泣如何拥有控制权,枪淋弹雨的主人依旧是郑轩,他应绝对服从的第一是郑轩的指令。
『枪淋弹雨:主人有指令,这个不能告诉文州和少天。』

喻文州闻言一愣。

【全职喻黄刑侦】清君侧行动 40

……又睡着了……
最近好容易睡着啊……



40

空气一度近乎凝滞。
郑轩维持着那张写满不可置信的脸已经接近一分钟,在一丝惊慌爬上去的时候张佳乐终于忍不住出口唤他,“郑轩?郑轩?”
躺在病床上的人一激灵,浅棕色的瞳仁颤了颤,猛的合上了眼,面上重归平静。
孙哲平和张佳乐对视一眼,郑轩绝对想到了什么事情。
想到了能让一个在职八年而且秉性懒散的老牌刑警失态至此的,也许能揭开犯人目的,甚至是真实身份的事情。
就在孙哲平都要张嘴的时候,郑轩又睁开了眼睛。
十月中旬r市的气温已经开始下降,今天是个大阴天,风也很强。由于还是下午,病房并没有开灯,风刀子怼在窗玻璃上发出低沉的声响。
郑轩的沉默更是雪上加霜。
“……这件事,”他终于开口,“这件事先别跟其他人说,尤其是文州和少天。”
突然转变的称呼让病房里的两人被迫意识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根源可能在于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私事上,郑轩以这种称谓变化的方式隐晦的交代了一下。
“他们俩……等确定了我会亲自跟他们谈这件事。”
郑轩摩挲着袖口的那枚扣子,然后直接把它扯了下来。
“哎……”他叹了口气,目光游弋到沉在高楼大厦顶台上的灰白天空,“压力山那么大啊……”
……好像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啊。
张佳乐仔细观察着刑警的侧脸,心底暗暗琢磨,又注意到其话中所说的条件,“你要确定什么?”
对方没有立刻回答他,捏着扣子中心的穿线孔,在手指上压出两朵四瓣的小花。
“那啥,前辈们帮个忙呗?”郑轩陡然松开紧绷的神经,生无可恋的盯着这两位毫无自觉打破了他静养日子的不速之客。
孙哲平虎躯一震,张佳乐也好不到哪去。
跟大心脏身边呆了八九年的懒惰子今天已经展现出太多不为他们所知的样子,这突兀的礼貌着实让人肝颤。
“……你要干什么?”张佳乐警惕的盯着后辈,开始考虑既然对方已经确认接受解决任务,今天这算是找到了突破口,哪怕自己还没能知道,也确实可以说是不虚此行。不过自己是不是该撤了?别被心脏大灰狼和话痨多动症猎人养大的小黑帽算计掉坑里了。
徐外婆还在楼上解剖室呢。
病号丝毫没有自觉的瘫在病床支架上,“帮我逃个院……伤员要带伤上岗工作了……”
趁张佳乐被他的不按套路出牌而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里的时候,想了想又填了一句,“压力山大……”
还是不放弃那股子老年人的劲,字音拖长的像棵老垂柳。
回想起法医的武力值,张佳乐果断摇头晃脑,“不,乐爷还想平安无事的多活两年!”
郑轩摸了摸腹部的绷带,龇牙咧嘴翻了个有气无力的白眼,“你以为我想啊……”徐景熙狞笑着的脸再次浮现在脑海中,他微微一哆嗦,小声嘀咕着,“这不实在是有需求嘛……压力山大,又不是我的错……”
孙哲平的白眼都快翻出银河系了,“你们蓝雨都这么能作。你一周前才进手术室,周六还缝合了一次吧?今天才周三,你这伤是不想好了是吧?”
晃了晃脑袋,郑轩慢慢直起腰,后辈伸展而腹部受到挤压,脸色立时僵硬起来。缓了缓,等熟悉了那阵疼痛他才解释道,“……事有轻重缓急,我们景熙的技术有保障。放心,我只是去一趟警校。”
……郑轩已经感觉出来了?
两人又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整张脸都垮着的伤员。
张佳乐还是没法放心,他质疑道,“那你的安全怎么保证?你现在这个鬼模样被人盯上,还要从安全设施齐全的医院跑出去,不是直接给人家做靶子?真要出了什么事我和大孙可不一定能护住你。”
郑轩正在动作轻缓的活动着关节,低着头招过来枪淋弹雨。
“万一对方请了狙击手,枪淋弹雨也帮不了你。你伤口再裂开怎么办?出了事我们没法给蓝雨交代。”张佳乐的语气是真的严肃起来了。
“是145天吧。距离黄少,甚至还有被障眼法迷惑下的我们队长,被‘狙击’的日子。难不成你们还干等?而且你们真的觉得对方会老老实实等到第145天才动手?又不是怪盗基德,我压力也是山那么大的好嘛……”
……是不觉得。张佳乐的心倏地一坠。
“他们既然这么早就对我出手,说明我只是在这145天的范围内,二次袭击都来了,还怕没有三次?而且我去我们警校是真的有事啊……”
三次……“你要把自己当诱饵?!不行!”察觉出对方的真实意图,孙哲平紧皱着眉立刻试图阻止,“太危险。从这两次就能看出,对方是真的要杀了你。你没受伤的话这事还有商量,现在的情况你出去几乎死路一条。”
然而张佳乐却只是低声询问着,“……你确定有把握?”
“……压力山大,我又不是去送死的。”郑轩挠了挠头,前辈的关心他真的很不适应。
“我保证,这次他们一定会行动,但应该不会出手……我这样出去有脑子都会觉得是陷阱的……还有这医院有安全到哪里去嘛,我可不觉得……”
这种平常懒的要命恨不得长在床上跟床过一辈子的人较起真来是十匹马都拽不回来的。
张佳乐跟孙哲平比着口型。
孙哲平:……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