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全职】来自古代的孩儿们2

2
叶秋看着小朋友们规规矩矩的吃着饭,暗中记下了他们大概的口味,等他们吃完后,带他们去神奇的洗手间洗手。
毕竟也是孩子嘛,几个小朋友在见证了洗手间的神奇之后,眼睛瞪的溜圆,灯光下亮闪闪的,叶秋说“先洗手,然后我去联系你们爸爸妈妈,时间空下来我再给你们讲这些东西,带你们去逛一逛。”
他觉得这话说的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刚说完就见几个小朋友幽幽的看着他,然后他哥的孩儿又开口了,“我们那里的秋小叔初次带我们去到叶府时,也曾这样说过,结果他没做到,所以我们便自己去逛了一逛,一个不小心,把秋小叔他家拆了,呵呵。”
叶秋石化,“他……他家……”
一个看上去稍微小一点的小女孩兴冲冲的举手补刀,“对的呀!京城叶府呢!”然后一脸我好厉害快表扬我的表情看着他。
“不会吧……”总裁大人试图欺骗自己。
“是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另一个好像才五六岁小女孩蹦到他面前,抱着他的腿大眼睛闪闪的看着他。
叶秋远目……
这句话……好耳熟啊……
有一次混账哥哥那个战队的新闻发布会上好像……
“你爹叫啥?”他问。
“霸图镖局林敬言!江湖人称冷暗雷!”
叶秋“……”
“你娘叫啥?”
“兴欣酒楼二当家方锐!海无量!”
果然……
看着他们洗完手,就带他们到客厅里去,问了问他们的父母和名字,结果……
越问越心累。
“霸图大漠孤烟韩文清,石不转张新杰,我名韩星焰,一十一岁,给您添麻烦了。”正经的小女孩。
“叶钧繁,十岁,兴欣您哥哥,蓝雨您嫂嫂。”混账哥哥家臭小子。
“义斩钱庄再睡一夏孙哲平,霸图镖局百花缭乱张佳乐,我是孙百花!秋小叔可叫我小花!今年九岁!”觉得拆了京城叶府特别有成就感的女孩子。
“林酒月!六岁了!”拥有真诚双眼的女孩子。
“虚空李轩吴羽策之子,七岁……我,我叫……李……李天舞……”“天空的天,戏舞的舞,小叔啊,这是虚空的李,小,姐!”“叶钧繁你去死吧!!!”一个男生女名的可怜孩子。
“我爹娘是微草和蓝雨的当家,王杰希和喻文州,在下王微雨,八岁,还没有表字,劳烦您多关照了。”一个正常温和(误)的男孩子。
抱着大布兜的男孩子,“……”
叶秋,“……孩子你一直抱着个包袱不累么……”
抱着大布兜的男孩子,“轮回,周云曜……唐秋习……”抱紧了包袱。
叶秋,“……?”
韩星焰,“轮回的两位当家一枪穿云周泽楷,无浪江波涛之子,八岁。抱着的是呼啸山庄庄主唐三打唐昊,和轮回的一叶之秋孙翔的女儿,唐秋习,还小,一岁多。”
……
……
……
怀里还有一个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卧槽!
叶秋一下子慌了,周云曜抱着个长条包袱开口冲着他自己所以叶秋一直没看见里面是什么……
那特么是个孩子啊啊啊!!!!!
叶秋手忙脚乱的要去抱那个小孩子,周云曜就退了一步,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我妹妹……”
叶秋,“……”
叶秋打电话,“给我送点母乳……呸!牛奶!!!纯的!干净的!!!出了问题你负责不起!!!”
“……她不饿么,还有……还有你这么抱着她不闷么,会不会不舒服?”
韩星焰解释道,“秋习的吃食我们都是随身带着的,秋习很乖,现在在睡觉。方才您出去的时候醒了一会儿,我们喂了点吃喝的,不会有差错。”
叶秋,“……你们怎么不告诉我还有个小的……”
王微雨,“就因为是秋习妹妹还小,才不能让未确定身份的人知道。”
叶秋一愣。
“先是昨晚,虽不知你用的都是何物,但好像一直在看比较适应我们那里的条件相关的信息。其次是饭菜,还有衣物,本来我们都觉得可能不会适应,但是你带来的东西都不错,因为星焰姐先试了。你明显认识叶钧繁的爹娘和酒月的娘,对我们的存在,也许有疑惑,却并没有防备,此种情况下,神情基本不会有错;听到我们对京城叶府做了些不太好的事,听到天舞的名字,还有他和钧繁哥的打闹,或大或小,或亲或疏,你的反应,也只有惊讶和无奈。再次,你或许会一点格斗之术,却并不精于此道,酒月都能解决你,你对我们没有威胁。最后,冒险用秋习妹妹的存在稍作试探,你的反应很正常。所以我们暂时认为你是可信的。”
叶秋默。
也许在那个年代,是真的江湖动乱吧,这几个孩子应该都是大家之子,也难免警觉性比旁人要高得多。
“是我疏忽了,你们做得很好,很厉害。”叶秋笑了笑,几个孩子无辜的望着他。
然后穿衣服又出了问题。
“这些布片少的跟遮羞布似的羞耻服饰秋小叔你真的好意思让我们穿?!这是本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沦丧?!我们那里哪怕是街上的行乞者都穿的比这些布片多!若是哪一日我们回去蓝溪阁,别说喻叔,就是我娘都非要以伤风败俗为名扯腿把我们丢到阁门外不可!”
这特么百分之两百的是他混账哥哥和那个话唠嫂嫂的种。
“咳,这些……衣物……呃……我们穿不太惯…”韩星焰努力斟酌着说话的用词。
叶秋,“……但是你们要穿着身上这身走出去会被人抓起来游街示众然后卖钱的知道么!”
总裁表示他快坚持不住了。
等到熊孩子们鸡飞狗跳的换好了衣服,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
当叶秋给唐秋习换衣服的时候,唐秋习醒了,她看着叶秋,叶秋看着她。
……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哇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
周云曜于是赶忙抱过唐秋习,抱着晃一晃哄一哄,习惯的不能再习惯,温柔的不能再温柔,不到一分钟,唐秋习就不哭了,搂着周云曜的脖子就开始冲叶秋乐。
叶秋,叶氏集团现任总裁,卒,享年29岁。
没错,现在是荣耀十一赛季季后赛末。

评论(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