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全职喻黄刑侦】清君侧行动 9

既然没人回复建议……那就按照原来的思路写啦【灿烂】
本章仍然有双鬼策轩,策轩,策轩,注意避雷
而且本章有分析的内容,也许会有些绕,有些不符逻辑……
有看不懂或者觉得不对的地方可以评论,我看到了就回答或者改正!




9


李轩刚进办公室就把自己扔在沙发上扑街了。

吴羽策接过喻文州手中的包,坐在李轩的办公桌前打开死者的电脑进行检查的时候,黄少天熟门熟路的跑进去打开了李轩的柜子和冰箱,最新的点心一般放在上数第三层和冰箱冷冻一层冷藏下层。

“看样子李轩经常给你们开小灶啊。”吴羽策扫了一眼已经吃上他昨天拿回来的特产的两人,手下轻松的破解了电脑的账户密码,插上专用U盘,开始进行痕迹恢复。

黄少天惬意的站在桌边挑选着入眼的点心,闻言笑道,“嘿嘿,谁不知道你惯着他都快惯出毛病来了啊!这事警校那些孩子都门儿清了!更何况你们网监经常有各种出差的机会【貌似机会不大,剧情需要嘛……虽说也没怎么需要……但是恋爱需要嘛!就这么认为吧啊哈哈】,工作有个专用电脑注意保密在哪都能干!李轩坐办公室,你就到处跑,带回来东西就给他,别的不说,他这的好吃的多到柜子都塞不下了!网监科除了计算机那堆东西可用不了多大的实际地方,但是你看李轩这个超大型号的柜子!再看看旁边那个冰箱!看看啊!!一般谁会在办公室放冰箱?!这两个里边有一半都是你买的各种吃喝用的东西!老冯有时候都过来搜罗茶叶呢!”

吴羽策没理他,连个眼角都不舍得给他。

坐在藤椅上的喻文州看了眼不吱声但脸色又黑下来的吴副科长,忍着笑把茶杯轻轻放在玻璃茶几上,白瓷和玻璃接触发出的清脆声响,惊醒了旁边趴在窗口台子上的一只麻雀。

小麻雀扑闪扑闪翅膀飞走了,李轩为了方便飞鸟停留布置好的台子上,分别装着吴羽策上次出差带回来的高级五谷和清水的两个小碗已经见底了。

“你的李科长说他吃不完,也常带人过来吃。”喻文州笑着又插了趴在沙发上的李轩一刀。

“……喻队,黄少……你们这样对做兄弟的不太地道啊……”整个人除去了半条左腿外,深埋在沙发里的李轩头都懒得抬,闷闷的抱怨着。

吴羽策皱了皱眉,打开U盘上的特殊软件接替了手上的破解工作,起身走到李轩身边,“你还没睡着?”

被吴羽策扶着坐起来的李轩把自己的重量都扔到吴羽策的怀里,哼哼唧唧的蹭了蹭吴羽策的颈窝,“……头疼,饿了……还有……”挣扎了一会,还是撑着人的身子要坐起来。

扶着李轩靠在沙发上,吴羽策转身走到饮水机前。

李轩闭着眼睛,眉头紧皱,疲惫深深地刻出了眼底的青黑,“……喻队,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早上解出来的那个案子可能跟你们的那个案子有关。如果说真的是Hunter的话。”

话毕,吴羽策顿了一下,把接了一点的热水倒掉,按上了旁边那个蓝色的开关。一时间,整个屋子只剩下了冷水从出水口落进吴羽策手中茶杯的声响。

“……这还真是……”喻文州苦笑着摇了摇头。

对面的黄少天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我类个去这也太变态了吧?!最近是怎么着?!中邪了还是怎么个情况?!我感觉这两天用完了我这一年的惊吓!”

“呼……”李轩猛地坐直了身子,接过了吴羽策递过来的冷水,一口喝干净,甩了甩头以图清醒。

“这两天我一直都在追那个案子,一家道上的化学药品厂的机房,连着那一条路段的监控,也就是交通科的一台分机被黑了,机房那个黑的那叫一个干净彻底,监控,设备锁,啥都不干活了,导致库房里的化学药品丢了一大堆,交通科那台分机也报废了。你们比我更清楚,前些日子道上好像稍微洗了下牌,这个黑厂的新管事又是个不经事的,就这么报了警,现在正赶上节假日,肖时钦离不开主路段,就方学才这两天经常往那边跑。接到案子的时候我以为犯罪目的就是普通的道上冲突,药品盗窃或者整个毒品啥的,毕竟我只管网络,也没多想。”

“但是昨天,郑轩在那个路段附近出事了,李远从肖队那里提取到的现场勘查报告里,提到炸毁的车内出现了大量五氧化二磷。”喻文州眯了眯眼,把李轩的话接了下去,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

昨天回来看过李轩手中资料的吴羽策默背了一遍被盗的大量药品清单,里面又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黄少天双目一亮,单拎出了其中的另一种药品,“哎对了对了对了!!!昨天景熙的尸检报告中提到死者胃残留物中含有大量麦角酸二乙酰胺!”

他喝了口水,“死者是受到正面攻击,极薄的细长状凶器快速拔出,致幻剂效用下死者精神萎靡无挣扎,导致失血过多而死。如果是凶手带去的致幻剂,他的目的就应该是利用服下致幻剂的死者得到一些什么信息,那么他势必不会直接杀害死者。但在那之后郑小轩遇袭,证物箱被夺,至少说明凶手在死者那里还有需要的东西,所以我们当时都以为服用致幻剂是死者自己的行为!”语速极快的进行分析,脑中又浮现出了另外一个疑点。

黄少天比较愿意把喻文州顺利接下他的思路当做心有灵犀。

“单从这点思考,这名死者的出现指向了两方势力,A方通过某种手段使死者服下致幻剂,企图获取所需;B方则杀害了死者。但是在我们蓝雨警方介入之前,没有人动过那枚带有十字符号,象征Hunter成员身份的银戒证物。”

“证物隐藏程度很差,仿佛故意要人发现!然而AB双方都没有发现,或许是在那之后又有第三方C曾进入过案发现场,不知是用什么方法找到了证物,又引导我们发现证物……”

喻文州笑了,黄少天得意洋洋的尾巴像是要翘到天上去,“是那个从电梯里出来还冲咱们笑的女人!”

“那之后袭击郑轩,夺走证物箱的是A方?A方想要的是那个银戒证物?”吴羽策挑眉看着这两个还在其他科室就开始滔滔不绝的人。

“不,也不排除是B方抢夺证物的可能。毕竟他赶得那么巧,在A方使死者服下致幻剂之后,又还没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前。”

“好,恭喜你们,”李轩拍了拍手,“但是另外还有网络,黑了那个化学药品厂机房和交通科那台可怜机子的代码。那种代码很老了,我是没经手过。只是想起来,我入队时,网监的前辈好像依稀提到过类似的解读点,算是有了个方向,我是硬推了两天才算出来的。现在想想,应该跟Hunter有关。不然你们以为现在什么代码能让我和阿策算上个两天通宵还将近一天不吃饭?”

李轩说完又放松的闭上了眼睛,嘴角的弧度勾破了这两天过苦日子的坏心情。

虽然阿策带回来的东西都很好吃,但是让我没时间仔细吃阿策手做的饭菜真的不可饶恕。

不过……

貌似串起来了呢。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