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全职】来自古代的孩儿们 11

11


林方家场合——


林敬言松开捂住小丫头耳朵的手,无奈的看着又躺回来把毛茸茸的脑袋埋在自己颈窝的方锐。

方锐的起床气发作的真是时候。

好在自己家的这个小丫头睡眠质量不错,这都没醒。

林敬言好笑的揉了揉趴在自己两边的两个脑袋。

两个脑袋,一个刚醒,一个还睡着,同时用蹭蹭给了他回答。

曾经的第一流氓林敬言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丘比特biu的射了一支粉色的小软箭。

在某些人眼里,他们两个自从第五赛季方锐出道后就开始不分时间地点场合放闪,甚至害得方锐同期的阮奶妈上演了现实版吃狗粮。

但实际上,两个人是在第十赛季中途唐昊的无心之举下才走到一起的。

这话说出来让人很难相信,但确实是真的。

方锐虽然被称为大师级的猥琐副队长,但在情感方面确实迟钝到了一定地步,林·游戏流氓·敬·现实流氓·言,宠人又是出了名的,他就一直等啊等,各种明示暗示,打算等到方锐开窍再告白,要不然担心吓着人。

结果回头先把唐昊吓了一跳。

那天林敬言和方锐接到唐昊短信,要出来吃饭。

本来都还想是要干什么,到了饭店包厢之后,唐昊黑着脸一句话就把他们雷的外焦里嫩。

“你们两个是怎么处的对象?”

林敬言目瞪口呆.jpg

方锐目瞪口呆.jpg

“昊昊啊,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和林大大可不是对象啊。”方锐看着唐昊茫然的问,那眼睛真诚的让唐昊无法直视。

林敬言叹了口气,“小唐有喜欢的人了?”

唐昊一脸懵逼,“你们两个居然不是对象?怎么可能!我进联盟晚你们别骗我?!”

“这个……真不是。”林敬言漏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方锐无辜的摊了摊手。

唐昊觉得自己的得意算盘可能会落空,急的够呛,“不是!……这个!可以是!”

林敬言眼镜片一个反光,方锐翻了个白眼,“可惜这个真不是!”

“但……但是!”唐昊看上去整个人都扭曲了,怎么坐着怎么不对劲,动弹来动弹去。

方锐偷偷撇了林敬言一眼,却看到第一流氓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两个镜片一个反光一个露出一只笑眯眯的眼睛,墨黑的瞳孔里只有一个耳朵尖微红偷看中的自己。

刷的一下把头撇回去了。

在唐昊那句话说出口之前,他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自己和林敬言的关系,亦师亦友,这是方锐对林敬言的定义。

但是唐昊那句话出了口,还是对着他和林敬言说的时候,方锐却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变了。

而林敬言呢,唐昊之前以下克上在全明星上打败他,说不难受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林敬言真没怪过唐昊,年轻的小Alpha,有点脾性很正常,而且人家也很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位置,才说以“下”克“上”,除了性子太直,还是一个挺不错的小伙子的。

现在因为唐昊的话让自家小点心开窍了,林流氓不林敬言大大看着唐昊这小孩,是越看越喜欢。

“比起我和锐锐,还是说说你的事吧。”林大大的目光愈发充满慈爱。

唐昊被林敬言看的浑身发毛,原来以为他们两个很有经验,才找的他们帮忙,但看上去他貌似以为错了,所以他很怀疑,“靠谱么你?”

林敬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正在神游的方锐,然后颇有兴味的问唐昊,“呵呵,不要太小看前辈嘛,不如我来猜猜是谁?”

唐昊古怪的来回看了看这两个身上仿佛贴着斗大的“不靠谱”标签的前辈,“那你猜。”

“孙翔吧。”

“你怎么看出来的?!”

“……哈?孙翔?!”

两双眼睛圆溜溜的看着自己,流氓先生好似高深的抿了口茶,“呵呵,信息素啊,大部分Omega最终都会和他第一次发情时陪在身边的Alpha在一起,因为对于Omega来说,第一次发情,信息素会对身边离自己最近最亲密的Alpha产生交互,心理也会产生依赖,只要他们之后继续正常交往,迟早有一天会在一起的。”【瞎掰的】

唐昊皱着眉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方锐眼神飘忽的想起自己第一次发情……好像大概似乎可能也许貌似差不多是……跟林敬言大大……在一起的吧……

猥琐大师方锐看着林敬言的那张温文尔雅(并不)的笑脸,突然觉得自己get到了什么。

等到半个小时后唐昊心满意足的揣着个记事本离开后,方锐直接就坐到了林敬言腿上。

林敬言自然而然的抬手搂住了人的腰。

方锐挑眉看着林敬言,“林大大~什么时候的事呀~”

老流氓看着身上挑衅着的鲜美可口的点心,笑的温(xin)柔(zang),“锐锐猜猜?”

几分钟后,方锐一翻身坐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瞪着墙,林敬言伸手捏了捏方锐的胳膊,脖子边的小脑袋也动弹动弹,抬了头,迷糊了一会,吧唧亲了一口林敬言。

“……爹爹早安——”然后左扭右扭,爬到听着声音转回头的方锐腿上,“娘早安——”

方锐眨眨眼,一把把小丫头抱了起来。

“早安,睡醒了?困的话可以再睡会,这里不是,呃,蓝溪阁,不用那么严。”

林酒月大概还没清醒,看了一会方锐,又低头蹭了蹭他颈窝,埋了一会,“……不……要起来……”

然后从方锐怀里滑下来,缓了一会儿,转身像床边爬过去,还顺便把刚要起来的林敬言一下子踩倒回了床上。

方锐看着无奈的林敬言,不给面子的笑了,等着小丫头下了床,晃晃悠悠的进了厕所,方锐一反身把要坐起来的林敬言又扑回了床上。

林敬言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你们两个都不想让我起来了是吧?”

方锐蹬蹬腿,“不想起——”

得,方锐每天早上都得来这么一出,尤其是夏休期这种确定是放假的时候。

掐了掐方锐的腰,林敬言还是选择把人折腾起来,“还是起吧,孩子还在呢。”

“啊啊啊!林大大耍流氓!闭嘴啊!”即使过了一晚上,方锐还是觉得突然多出一个孩子真是不可思议,整个人都写满了“不愿承认事实”六个字。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