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来自古代的孩儿们 14

本来就叫早餐时间的,结果写完了一看,嗯……
又有点不甘心每次写都是文不对题
所以就变成了,早餐时间·前
前……嗯……所以又要有中和后。
【绝望】
请叫我拖剧情标准流水账小能手(bushi。
所以什么时候能完结?
不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小孩子们里的另一对我有点忍不住了所以先放出来~
也能看出点隐藏提示的……
话说我这文是小孩子为主的……大人西皮只是有……
我要不要建个文tag然后就每章有什么西皮再加什么tag?
嗯……总之先看吧,有问题评论问我哦



14


早餐时间·前


几个大人下楼时,小孩子们已经围着张新杰找食了。

长久以来一直严肃示人的霸图副队长多少都有点不自在。

张新杰坐在沙发上收拾着饭店师傅按照叶秋吩咐准备的点心和茶叶周围一圈小孩子,时不时接过吃食放进嘴里尝尝味道,间或给出点建议或意见,韩星焰拿着毛笔在一旁记录,只有韩文清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餐桌前盛菜。

“哟,老韩,一大早上就孤独寂寞冷着呢。”

除了叶钧繁和张新杰,其他大人小孩都不约而同的哆嗦了一下。

韩文清放好最后一个杯子,瞥了叶修……旁边的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噔噔噔退了几步。

韩文清的视线又转移到叶修身上,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嘴角,“彼此彼此。”

叶修一回头。

其他人本就因着叶修那张嘴而日常离他远远的。

黄少天因为韩文清那一瞥而退出两米开外。

叶修黑线。

“少天大大干嘛呢退那么老远,快回来!老韩吶,这是赛场上被我欺负的赢不了报复到生活中来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韩。”荣耀教科书一边回身抓住黄少天的手,一边带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看着韩文清邓摇。

张新杰分完了点心,放松下来站起身,推了推一直低着头有些下滑的眼镜,淡淡的回怼一句,“那看来季冷前辈是很得罪叶神了。”

一屋子人毫不犹豫爆笑出声,叶修被怼谁不愿意看吶。

反倒是叶修满脸无奈,“心脏啊。”

“老叶啊噗哈哈哈你就活该啊退役老干部脸T依旧威力不减当年啊哈哈!不我说老叶啊,”黄少天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走回来排着叶修的肩膀,“这样下去我都救不了你啊那天你别再被围殴啊!我可同你讲!我是肯定会袖手旁观的啊!”

“围殴过。”叶钧繁努力睁大自己的眼睛像表达方锐式的真诚和无辜,“大抵是这儿的明年。在兴欣酒楼二层。”

于是一屋子人又以很微妙的眼神看着叶修。

而被韩文清张新杰还有媳妇和儿子怼了一遍的叶修,终于体会到黄少天那句“我什么都不想说”的憋屈感了。

林酒月蹭到叶钧繁旁边,用小爪子挠了挠叶钧繁的袖子,“叶子哥,叶伯和天叔和咱们那里不太一样?”

几个小的都支棱着耳朵听。

看着叶钧繁对待林酒月,总有给人一种叶修对待苏沐橙既视感,导致后来江湖上追林酒月的人,林家两口子还没听到信儿呢,人就已经不远万里的各种出问题,名人正士倒霉,邪魔外道遇难,就是无法继续追求林酒月。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叶修护苏沐橙护的更丧心病狂。

也导致一段时间里很多人都以为这俩是一对。

方锐就有一阵子好是担心女儿被叶钧繁这个心脏小混蛋拐走。

瞅了一眼“丢人现眼”中的爹娘,叶钧繁侧过头小声的说。“他们在家里也这样,在外面到不常这般无所顾忌。”

李天舞好奇的问,“诶,师傅教我习剑时我貌似也见过两次的,有什么缘由么?”

一听到师傅,习剑,叶钧繁顿时换了一张难以言喻的复杂脸,看了李天舞一眼,把人看的莫名其妙,以为自己提的问题有什么不对,叶钧繁却又转移了视线。

“我娘说过,他们从前确实对外也毫不遮掩,但终归我爹是一家之主,在外面他需得把我爹的位置提的高些。”叶钧繁熟练的掰了几瓣橘子喂给林酒月,小丫头吭哧吞进嘴里。“我娘说这是大人的做法,等我们长大就也懂得了。”他想想,又补充一句,“不过这话我后来告诉爹了,第二天我娘貌似腰很疼?”

李天舞眨眨眼,“啊,你说前年冬日那时?怪不得师傅闲来无事放我假去玩了两天。”叶钧繁又诡异的看了他一眼。

“叶钧繁你眼瓢了?!”

王微雨举着小扇子抿着嘴笑的极尽委婉,孙百花却是没掩饰的笑倒在王微雨身上,还忍不住似的把王微雨当桌子拍。

王微雨抖开扇子掩住抽抽的嘴角,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身子,让孙百花滚到他怀里,然后搂住。

叶钧繁按住李天舞张牙舞爪的手,然后跟王微雨来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对视。

林酒月眨眨眼,溜去消灭所有人份的点心。

周云曜抱着唐秋习缩在韩星焰旁边瑟瑟发抖。

韩星焰了然的瞥了一眼叶钧繁和王微雨。

几个小孩子自以为相当成熟相当隐蔽的团体活动被几个大人插诨打科的同时尽收眼底,嬉笑里多了几分柔暖写意。

不过这写意是在他们没听见说的什么和忘记了古代成婚早的前提下。

当然,除了三个心脏。

叶修和喻文州是因为儿子没吃亏,张新杰是因为火没烧到他女儿身上。

不过张新杰之后会为自己这种没能早点严防死守的心态后悔的。

悔的嘴都起泡了。

“过来吃饭。”韩文清言简意赅。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