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叶黄点文】喂!我肖像权赔偿和精神损失费呢?

嗷好在是赶上了国内的今天发……
这么晚才写完主要是因为昨天写记录立flag的时候忘了今天下午有一个长达四个小时,加上来回路程,一共要花去七——个小时左右的日语考试了……
OTL 差点真成flag了……
以后立flag需谨慎【深沉】……
好像比flag少了一个叹号?
嘛算了这点小事不要纠结……
@心晴之后 
5417字,摄影家叶×画家黄
话说你没发现我粉你嘛家教2769【愈发深沉】
所以不要叫我太太,感觉不得不正视自己十分钟内秒忘的super skill




【叶黄点文】喂!我肖像权赔偿和精神损失费呢?


0

“文州!我同你讲!我不撕了他我就不叫黄少天!气死我了过分!我要告他!我要告他侵犯他人肖像权!我要精神损失费!这人不要脸!魏老大呢!魏老大不是认识他?我要把他挂到网上去!我要人肉他!!!”
装潢高档的会客室里充斥着黄少天愤怒的咆哮,喻文州瞥了一眼被高分贝声音震得嗡嗡响的铁艺隔栏,嘴角笑意硬是没有半分改变。
黄少天拍着喻文州桌子拍的起劲,后面蹲了一排蓝雨工作室成员,一个个安静的缩在那里宛如鹌鹑。
“累了吧?坐下来,喝口水。”喻文州倒了杯水,推到黄少天面前,安抚着气的毛都立起来了的小狮子黄。
拉拽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声响,后排蹲着的鹌鹑们浑身一抖。
黄少天把自己摔到椅子上,却忘了这不是喻文州那种转椅,硬木板椅子硌的他龇牙咧嘴,仿佛摔了个屁股墩似的顿顿的疼更是火上浇油,猛灌一口水揉着屁股跟喻文州哼哼。
“少天不妨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不是很崇拜叶神么?”


1

其实事情真相很无奈。
黄少天是个画家,一张画卖出几十万那种,知名画家。
从跟着魏琛学画开始,风景画的都是叶秋的摄影集,叶秋的作品对他来说可谓影响深重,直到现在还时不时照着画两幅。
出画一年左右,他找到了自己的风格,用画表达现实,甚至画出很多发人深省的社会问题,相当犀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人称他为剑圣。
他其实最喜欢风景画,因为他画过的所有地方,都能在君莫笑的摄影集中找到存在感,而且……
时间顺序打乱的很笨拙,掩饰手法也相当的刻意。
他不愿意跟那些画商打交道,做艺术的本也特立独行,就跟几个朋友弄了个工作室,喻文州代表他跟别人交流,郑轩他们忙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他自己从未出过面,一直以来,除了剑圣夜雨声烦这个既是艺名也是成名作的名字以外,也只有画风是公开的了。
啊,收了个小徒弟卢瀚文。
按他本人说法,这很有隐士高人的气息,像他老师魏琛那样的。实际上是因为叶秋公开的私人信息也很少。
昨天一大早,我们的画家先生背着画具去外面写生,直接把新作完成了。交给喻文州公开大图和细节图,并且定价传上网等待交易。
结果下午睡了一觉,晚上醒了就发现微博爆了,蓝雨的人给他打了几十个电话。
黄少天吓得君莫笑风景摄影和自己的画p在一起特殊定制亲手缝好的抱枕都吓掉地上了。
着急忙慌还按错了几个APP,历尽千辛万苦打开微博发现。
特喵的君莫笑本剑圣不掀开你老底尴尬死你就不姓黄!!!

君莫笑上传了他新拍的几张摄影作品。
其中有一张侧面照片,是黄少天完成新作的画面。
画面中的大男孩穿着简单的白衬衫,蓝牛仔,白运动鞋,系着条撅满了柯基屁股的围裙,零零星星染着几条颜色,套袖的袖口貌似是因为使用数年,染着一些说不清的颜色,洗不干净了。侧歪着脑袋,一头毛茸茸的棕发半遮半掩着左侧一颗蓝色的耳钉,额前的刘海儿用一个蓝雨标志的小夹子别了起来,头顶翘着根不听话的呆毛,右手捏着一支冰蓝杆的零号,掐着下巴,拄在端着调色纸左臂上。
大男孩在笑,嘴角勾着满足,眉间缀着轻快,眼底点着愉悦,触目所及都能勾勒出年轻与活力。
大男孩被清晨的阳光和微风镶上一圈跳跃的浅金色光边,正在满意的远观自己的作品。
不愧是著名大摄影家君莫笑。
摄影角度在人物面向的左侧微前,平视视角,应该是调了焦距,画面下方一排排乡间交错模糊的小麦。
问题在于画架上的内容,跟蓝雨工作室最新发布的那张夜雨声烦的画大色块布置完全一样。
两条微博前后时间差不到五分钟。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2

听完这神奇的事实,连喻文州都不禁扶额。
事实就是,这是个巧合。
可这个巧合曝光了蓝雨一直费心费力隐藏的夜雨声烦真人。
君莫笑估计也没想到随便一拍能拍到隐姓埋名的大画家啊。
黄少天今天来蓝雨的路上,历尽千辛万苦,九九八十一难。
毕竟平时这么热情开朗的一个阳光大男孩,邻里关系相当好,差不多整个小区都认识他,附近的仓买超市菜市场四处是熟人,每天下趟楼买瓶水都能说个口干舌燥回来得瘫沙发上晕会儿。
昨天半天,一传十十传百,今天早上黄少天干脆是被敲门敲醒的。
光在屋子里转悠就转了半个点。
绞尽脑汁,最后把半年前他家母上大人给他结的火灾逃跑用的逃生绳翻出来了,做了个带松紧的小机关,全副武装,带好钱包钥匙,大门反锁,某房间双层锁,穿上鞋底干干净净的新鞋,戴上手套,从四楼……顺着绳子窜下去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真的是逃生。
路上公交车上差点被认出来,正巧到站,几乎是跳下车在路边拦了个出租,还付了个签名,和合照。
进蓝雨都是从旁边某传媒大楼和蓝雨工作室连通的火灾地震逃生通道走的。
在,闷热的大夏天。
进了喻文州办公室,黄少天直接炸了。
君莫笑那头还没消息。
喻文州按了按额角,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3

君莫笑,本名叶秋,尊称叶神,有名的大摄影家,身价千万,没露过脸。
听魏琛说,嘴损了点,为人不错。
到现在都没消息有点问题啊。
黄少天大概是喊累了,坐下来小声碎碎叨叨,说两句喝口水,杀伤力有所下降,胜在续航时间长。
喻文州看着后边东倒西歪以头抢墙的同僚们,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正要开口劝慰,“少天……”
“咚咚咚——”
“嗯?这个时间?谁来啦?我去开门!”宋晓一个精神,以杜明见到唐柔的速度和唐柔碰着对手的气势冲向办公室大门。
门外站着一个叼着颗没点燃的烟的男人,海拔不低,有点虚胖,衣服掀起来也许是个小重量级,脸还成,拎着盒饭似的大兜子。
“哟,我君莫笑,真名叶修,中午好啊都没吃呢吧?我这儿带了啊,小朋友……”眼睛一扫,“和小朋友他同事们。”
……
“卧槽——————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就是那个混蛋君莫笑?!哟个头啊!中午好个头啊!小朋友个,头,啊啊啊啊啊!!!”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张嘴,黄少天已经爆发了,他仿佛看见内心中摄影家君莫笑的高大形象,一点点,碎裂成渣,化为齑粉,迎风飘散,独留他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虽然他心中还有一个君莫笑闷骚痴汉变态勉强加上一点温柔帅气吸引人的形象还健在。
叶修堂而皇之的顶着蓝雨工作人员写满了“壮士走好”卧槽脸进自家门般走进办公室,听见黄少天高分贝的发声貌似诧异了一瞬,“诶,小朋友个头嘛,是比哥矮点儿,要不咱量量?不过小朋友这么能说啊,老魏跟哥吹的时候儿还说呢!真人儿就儿厉害。”说着,把盒饭袋子放在茶几上,还冲着黄少天比了个大拇指。
黄少天已经被叶修几乎无间断的嘲讽技能打蒙了。
喻文州倒是反应过来了,起身走出办公桌,站在黄少天旁边。
“叶神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劳您亲自过来了,不过这信息量着实有些大,还好性别是真的,呵呵。”此处不需任何描述——^_^。
叶修嘴角一抽,这喻文州也是个厉害的。
“呵呵,那必须的啊!我也是罪过,没带着沐雨橙风和寒烟柔她们来见见帅哥儿。”
知名摄影家叶修vs蓝雨工作室代表喻文州。
“靠!”打断这场交锋的是黄少天的惊天怒吼。“你脸呢脸呢脸呢!叶修个鬼啊叶不羞吧你!未经我许可把我曝光了严!重!影响了我日常生活!你侵犯我肖像权!赔我精神损失费啊啊啊!!!送你进局子啊!”还有……咳咳罪等等,若不是喻文州按着他,他早冲过去真人PK了。
叶修一脸对啊你制杖吗,语气相当理所当然,“这不儿是来赔了嘛。”
“赔?你赔了毛线?!”黄少天瞪着眼睛上下打量叶修这寒碜的扮相,又看到了茶几上的盒饭们,“不会就这几盒便当吧?你打发谁呢!还要不要face了?!”
叶修竟然坐下了,蓝雨人目瞪口呆,“那哪儿能呢!少天大大听我讲啊!”
黄少天抱着手靠着喻文州的办公桌,“成!你扯!我听你扯!我看你能扯出点花来!”
叶修摆摆手,“要看扯花儿找张佳乐啊!他们玩杂耍不扯杂技光扯花儿啊!你们魏老大把哥从工作室踢出来了,要哥来,”从口袋里掏出个打火机,点了火,“肉偿。”


4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样的。
黄少天头疼的瞅着从窗口飞下来的逃生绳。
又回头望了一眼红彤彤的夕阳。
小心肝儿揪成了一朵朵麻花儿。
呸呸呸,儿化音,京腔,邪道!
从包里拎出年初买的小龙女同款,黄少天强忍着墙面上多出一排带灰的鞋印,心想这可如何是好。
他竟然要靠闷骚痴汉过活。
郁卒的叹了口气,从窗户钻进去,迎接他的就是那口嘲讽京腔,“哟,少天大大不去试试攀岩么?”
……攀你奶奶个蛋攀。
中午因为肚子饿了,他不得不屈服于盒饭的魅力……绝对不是就这么放过叶不要脸的了!绝对不是没志气!只是盒饭太好吃而且他饿了!
“既然少天申请金偿,叶神申请肉偿,彼此都有需求,也有矛盾。叶神大老远过来也很不容易,那不如暂时住在少天家,好好商量一下,再心平气和的决定吧。不过鉴于少天现在不方便外出,所以还要麻烦叶神照顾一下了。”
当喻文州接了条短信后,云淡风轻的说出这番话,黄少天就应该做好觉悟了。
接下来在得到满意“赔偿”之前,他都要努力憋着,和这个仍然挂着四头卡身份的闷骚吃住在一起!还不能出门!
想想就绝望,并且深深担忧自己的某牌坊。
偏偏他还存着点自己也不甚清楚但貌似即将明了的小心思不想跟喻文州说。
所以黄少天决定对其采用冷处理。
他先支使叶修去做晚饭,检查了一下某房间的双层锁,然后自己跑回卧室里,列了个《折磨叶不羞使其屈服并尴尬至死计划表》。
旁边电脑还开着一个叫做“如何有效折腾变态”的千度知道网页做参考。
从这计划表和参考网页的名字来看就知道这将是一个多么残暴,多么不公平,多么不讲理的计划了。
然而没人阻止。
“折磨叶不羞使其屈服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耳侧传来的低沉嗓音吓得他一激灵,猛的前扑用身体挡住计划表,又手忙脚乱的关上电脑。
耳朵发烫,心跳破百,浑身僵硬。
“你这人怎么不懂礼貌!进屋怎么不敲门!走路怎么没声音?属虚空双鬼的吗?你干脆跳槽去跟虚空抢报道去得了!!!还有你怎么偷看我写东西?!就不能事先吱一声吗?”
“吱——可以看了?”
“你!你不要脸!!!”
“噗……”小朋友羞恼的红脸蛋实在可爱,叶修撇过头去抖着肩笑,又怕把人惹过头了,赶忙安抚。“好了少天大大,晚饭好了。不过如果你不想吃,也可以,哥买了泡面,不过只有红烧牛肉。”
黄少天一拍桌子跳起来,气势汹汹,“康师傅我只吃鲜虾鱼板!”
“那感情好啊!都是哥的。”面也是,人也是。


5

叶修已经拍了黄少天好多年了。
魏琛很早就揪着他去看自己的宝贝徒弟,一见钟情,也不过就是这么回事。
那时候黄少天才十七八岁,画画并不是那么出色,但是眼中的光芒是能恍惚中瞬间蒸发掉望进那双眼之人深埋的沉郁的。
叶修初次见他,就知道他是个纯粹的人,热切的心里不容杂质,每一处布局,每一笔颜料,每一分力道,他自己是快乐又满足的。
他听着魏琛的吹嘘,拍下了第一张黄少天画画的照片。
之后叶修追着黄少天走了很多地方,内蒙古的草原,新疆的荒漠,江南的水乡,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甚至是汹涌异常的黛提瀑布前,回荡着La Ferigouleto曲子的薰衣草花田中,依靠在第一长河畔的底比斯古城及其墓地外……
叶修从没让黄少天看见过他。
君莫笑公开满世界的风景,或其实与他无关的众生百态。
只把他眼里因黄少天才意义非凡的画面悄悄藏了起来,从未给任何人看过。
昨天那张照片实在是个误会,他一时着凉头疼忘了收拾摄影机的存储卡,是他工作室的小年轻误把黄少天的照片发了出去。
他昨天跟魏琛从傍晚谈到深夜。
看着那些照片中的学生,纵使是魏琛也沉默了许久。
追着一个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人走遍世界,魏琛也知道这有多难得,又有多辛苦。
所以他把叶修踹出来“肉偿”,又绞尽脑汁给喻文州解释了一遍因果,让他帮帮忙。
能住进黄少天家确实有点出乎叶修的意料,本来他以为最好的起点也是住在附近的酒店来着。
不过这也是最好的机会了。


6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黄少天毫不知情。
哎。
闷骚,痴汉,变态,四头卡,STK。
其实后两个是同一个形容词……
黄少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这个被追被喜欢的人都替叶修着急。
最开始只是总觉得有人跟着他,没带来实质性严重影响,黄少天这般心大也就没放在心上。
跟在国内怎么样他也不管了,只当是一个发现了他就是夜雨声烦的忠实追随者,但是跟出国就很有意思了。
尤其是黄少天第一站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相当遥远的地方。
他留了个心眼,在画完画,回去的路上,他找了个店家寄存了画箱和画袋,又原路折了回去。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叶修这个人。
当时黄少天并不知道这就是还用着一叶之秋的艺名顶着叶秋名字的大摄影家。
只是觉得,那个咬着烟屁股,看着摄影机的屏幕,嘴角的弧度很……温柔。
真正发现是在堪培拉的酒店里。
他前前后后不断翻找对比自己的画和刚刚将艺名换成君莫笑的叶修的微博。
偶像……不,是叶修,他跟着我走了一个世界。
这个认知仿佛将他挂在了低洼之国的风车上,晕眩过后心头百感交集。
瞠目结舌的震惊,无法抑制的狂喜,还有难以言喻的感动。
他开始期待夜雨声烦接下来的每一幅画的原景也能出现在君莫笑的摄影集里。
用打印件将画和照片p在一起;用沙盘模拟出他最喜欢的几处景色;收集以前的一叶之秋,现在的君莫笑所有的摄影集,和自己的画集一起,统一放在一个木制的书架上;两人的作品联动商品全都买下来,放在独自设计,重金请肖时钦精心打造的置物架上,实在放不下的,也珍而重之的好好保存在箱子里。
这些摆在“某房间”里,每一件都如数家珍。


7

看着挽起袖子,弯腰盛饭,用一直抓着摄影机的手给他端茶倒水的叶修,黄少天腾地站起身,大步走回房间,抓起查阅很多资料才设计好的计划表,遗憾的撇了撇嘴,仔细的折好,放在还没欣赏完的君莫笑最新摄影集里。
白瞎了。
用不到了。
“喂!跟踪狂!”画家走到“某房间”门前,接连打开了两把锁,然后开门转身掐着腰抬高了下巴,挑着眉问那个正在试菜的摄影家。
“本少的肖像权赔偿和精神损失费呢?”
摄影家面色连变,最后无奈的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不这儿呢嘛。”



End




评论(7)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