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喻黄刑侦】清君侧行动 20

本章欺负郑小轩(其实是想日常都欺负一下的x
以后尽量做到!
反正至少每章都要欺负个谁(bushi)
电视剧什么的是我编的,我基本不看电视剧的……



20

黄少天沉默着走在喻文州的旁边,肩上的四角星花显得格外沉肃,卢瀚文总喜欢挤到他和喻文州的中间,一手一个去摸他们两个肩章上的两朵花。
他一直在避免自己去想卧底任务失败的后果。
但是当叶修的笔落在报告上的一瞬间,他真的有一种冲上去阻止的冲动。
黄少天又叹了口气。
卢家明接走卢瀚文的时候冲他点了点头,不是作为省厅领导,而是作为卢瀚文监护人的认同反而更加使他生出一种负罪感。
叔侄两个的背影有一瞬间令他感觉到一种窒息。
如果不是喻文州隐晦的搂了他肩一把,他也许真的会倒下去。
黄少天突然觉得这一幕和六年前刚刚入行,他被魏琛派出去参加Hunter收尾工作,金蝉行动的那次也许特别像。
Hunter的一小部分人员,在主要人员落网的第二天,按照三月首案主犯的布置,携带大量违禁武器及药品,报团缩在了一个临近山区的地方,在对方尚不知已被警方察觉的时候,当时的蓝雨刑警大队队长魏琛,向嘉世刑警大队队长叶秋和禁毒大队队长韩文清为首的专案组递交申请,将还是新人的黄少天送进去做卧底,同为新人的喻文州做中间人。
那时除了叶秋,韩文清,刚上任十天内就抓住了2月杀害了A市市委书记的凶手的王杰希以外,其他的人就给了魏琛两个字:疯子。
提案被叶秋三人肯定了。
那时候魏琛站在原地看着18岁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离去时,应该也是这种心情吧。
那次行动确实成功了,三月首案的凶手自杀,其余人落网,之后魏琛就辞职了。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拍了拍脸,转过头去看到喻文州还是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静静地看着他,好像丝毫不担心他会钻进死胡同走不出来。
他们太过于了解彼此。
这深情的画面,本来会忍不住让人感慨岁月静好。
只可惜对于叶修来说,这并不怎么美好。
叶组长手里捏着文件夹,面带忧伤,他本来是看着黄少天貌似挺难过的,喻文州也挺心疼的,本着前辈要关爱后辈的心态,想跟他们说说当初他们魏老大是怎么跨过这个坎儿的。
嗯,本来是这么打算的。
但现在他站在两个人身后不远处,愁的烟都抽不进嘴了。
这到底是过去还是不过去呢?
有一个伟大的人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哲理的话,“To be or not to be,this is a question. ”
然后叶修就听见喻文州说了一句让他恨不得PK一下,教这两个后辈好好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尊敬前辈。
“少天,叶神在后边等半天了,也许是想跟咱们蹭一顿饭,有事咱们回家再说吧。”语气那叫一个温柔。
苏沐橙和楚云秀手挽手,顿觉自己下来的不是时候。
黄少天一愣,扭回头就看见叶修一脸沧桑的杵在楼梯口,苏沐橙和楚云秀刚要下楼梯。
“哎呀老叶你在那杵着干嘛呀!不会是想偷听我们蓝雨机密吧?!苏妹子云秀妹子快下来呀!一起去吃饭?正好我和文州上周听杨聪他俩说X省那个单记在附近新开了家连锁!还送了我张餐券!咱们去那吃吧!”
叶修回头问下来的两名女警,“怎么样?两位大美女赏个脸?看在郑轩同志的工资卡份上?”
苏沐橙瞬间入戏做感动状,“郑轩真是个好人!”
楚云秀头一歪,回想着xxxxx里最新一集那个夫人的形象,单手抚胸,面色悲戚,“这苦命的孩子啊!明明还有着更好的法子!为何偏要这般想不开!”
看在墙上那些个规定的份上,黄少天把笑声埋在了喻文州的颈窝里,双肩一抖一抖忍得辛苦。
叶修跟着苏沐橙看过这电视剧,也很清楚这剧情,看着喻文州对三人投过来带着谢意的目光,微微颔首,随后神情一整,“夫人莫要这般忧愁!当心愁坏了身子!咱们这就走着吧!”
黄少天拽着喻文州转身就走,出了大门就不忍了,“哈哈哈哈老叶你刚才那是什么鬼啊!那个柳二管家哈哈哈!!!你们都看过是么!我和队长看的看的时候差点没笑疯哈哈哈不行了郑小轩要是知道他成了钱书生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给黄少天顺了顺气,好似无心的提了一句,“啊,那个为了救客栈那十几人散尽钱财,孤身深入虎穴的书生?”
秒懂的叶修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半个小时后,专案组成员齐齐整整的坐在单记包厢里,跟黄少天手机里视频通话那边的郑轩问了个晚上好。
郑轩看着徐景熙举着的手机那边,前辈三个,切开一个比一个黑,同期一帮损友,除了心脏就是凑热闹,后辈除了周泽楷,要么没头脑要么不高兴要么猥琐。
郑轩亲切的跟周队长问了个晚上好,周泽楷一哆嗦,回了个前辈好。
郑轩笑的愈发慈爱,点了点头冲着自家队长要账单。
喻文州贴心的调了一下焦距,硕大的3108深深地刺痛了伤患的眼。
“……压力山大啊队长!黄少!!这么多年的交情啊啊啊!!!这次他真不是我的锅啊!”
“当然不是你的锅,”方锐一脸沉痛的给自己的小锅调了个档,“你现在这个样子看得我们很心痛啊!怎么还能给你吃这么刺激的食物呢?”
“……小事情他们说的到底是哪个锅?”孙翔茫然的转头问了一下旁边看起来就好博学的肖时钦。
肖时钦夹了两片牛肉下进孙翔的锅里,“不用理他,晕血晕到脑子坏了,吃火锅吧。”
郑轩简直是百口莫辩,滚针滚的手背都肿起来了的右手气愤的拍了拍带着特殊支架的床板。
徐景熙同情的看了一眼压力山大都不对味了的郑轩,脑袋凑过去看了一眼桌面,“哦哦,单记啊!宋晓他们前天还去吃了呢!这家挺好吃的!回头我也去一次!黄少记得把卡给我!”
郑轩抬起右手没什么力道的给了徐景熙一拳。
眼角扫到苏沐橙和楚云秀中间一个空着的座位,桌子上放了一份麻辣锅,郑轩皱了皱眉,“还有人在?”这个位置……女的?
张佳乐瞥了一眼,“哦哦,一个证人的。一会到。”
话音一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李轩走过去开门,进来的正好是赵茜。
这顿火锅其实也是为了答谢赵茜请的。
不论是头一天帮助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是今天在询问案情上的配合,赵茜有意无意的表露出进入公安局的意向,也让他们觉得应该找个方便打开说话的场合谈谈。
郑轩的视线凝聚在那个跟那一桌子人打了招呼,坐在两名女警中间说笑的女子身上。
感觉到大脑针扎一般的疼痛同时,郑轩移开了视线,“你们吃吧,我看着头疼胃也疼……压力山大啊……”
徐景熙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和黄少天手下一顿,又立刻恢复了正常。
“哎哎!放心吧郑小轩!你的工资卡只会少我和队长吃的那份!毕竟咱们蓝雨的人只能咱们蓝雨内部欺负!其他人欺负了十倍偿还!尤其是叶不羞和王大眼还在这呢,我怎么可能请他们吃饭!我们有分寸的!明天再去看你哈!”黄少天晃晃筷子,给了郑轩一个得意的表情。
喻文州也点点头,“早点休息,好好养伤,早日归队。”
其余人吃吃喝喝,蓝雨内部交流,他们也没再管。
黄少天挂掉了视频通话。
徐景熙把手机扔到另一张床上,着急的看着通话结束的下一秒就紧皱起眉头的郑轩。
“你怎么样?!郑轩?”
忍着大脑不断发出的警告,郑轩努力回忆梳理着受伤前的那一小段记忆。
徐景熙按住郑轩的肩膀,怕扯到开始愈合的伤口,只能小幅度的晃了晃,“不要勉强!这种事勉强不来的!”
郑轩摇了摇头,双目紧闭,他恍恍惚惚听见了徐景熙焦急担忧的声音,但大脑炸裂般的疼痛让他无暇顾及。
小陈看向警徽阴鸷的目光,锁上的车门,车身转向,后车迎面撞过来,打开另一边的车门,两车相撞的同时抱着小证物箱从另一边车门扑出去,冲击余波把自己掀出去大概两米,撞在马路边的石台上,警车几乎是瞬间起火爆炸,情急之下只来得及翻了个身,后背传来灼热的疼痛感,在路边翻滚了几圈,应该是从后车上下来一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人,企图抢夺证物箱,立刻意识到和戒指还有那根头发有关,却不料对方从腰后掏出一把刀,一拧身使刀刺入小腹,鲜血带来的晕眩感铺天盖地而来,那人又给了自己一刀,躲闪不及,捅入胃部,挣扎中扯下了对方的口罩。
那是一个被愤怒扭曲了的年轻女人的脸,看起来20岁左右。
无力保护证物箱,躺在地上看着那女人低头迅速离开。
拼着最后一丝意识把藏在手套里的短头发丝交给方学才,一切归于黑暗。
“……是她……那个,女的……”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