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喻黄点文】你庙吐个花来我药嘚瑟干毛?!

@鸳源 
话说这个写的我好纠结,光吐什么花就纠结了半天,感觉ooc了
勉强看吧【捂脸】
前面三分之一烦烦,后面基本都是喻队的描写
【欺负老王(划掉)】人家生日刚过我这样真的好么……求别打,我是打算从今年烦烦生日开始到明年烦烦生日结束搞一波大事情的……
【由于强迫症所以今年没给杰希大大写生贺(果咩纳塞)】



黄少天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一池子花。
他低头认真的思考:本剑圣这是……穿越了?
试探性的开口,“早——咳咳咳!!咳咳!”水池里又多了几朵花。
一大清早觉得嗓子里痒痒的,好像哽住了什么东西一样,咳了几下咳出了几朵花,当时就把他吓精神了。
然后黄少天悲催的发现连说话都说不了了。
这是什么操作?!
他上网查,得到了一个看起来好专业的名词,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
嗯……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黄少天不明觉厉,继续看下去。
然后总结了一句话,总之这就是一个逼着喜欢某人到病入膏肓的你去跟你喜欢的人亲亲否则你就会咳花咳到死的病。
百科又写,当对方也怀着同样的心情来到离你很近的地方的时候,会多咳出另一种花,铃兰。
咳到这种程度基本代表脱离生命危险了。
当两个人顺利亲亲之后,会一起咳出一大坨栀子花。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羞耻play啊!黄少天不禁感叹。
话说……这个多咳出另一种花是……在咳着原先的花的同时再多咳一种的意思?量会增加?还有这个不会有花粉么?有花粉那多多少少会吃到肚子里去吧?没毒?不会胃穿孔吧?这个香味会不会太重?有花粉过敏症的人会不会直接死翘翘了?
黄少天赶紧晃了晃脑袋,把自己如脱缰的野马般狂奔出去老远的思绪拽了回来。
现在的问题是。
第一个,这是什么花?
不知道,好,下一个。
第二个,我喜欢谁?
喻文州,男,25岁,荣耀职业联盟蓝雨战队队长,国家队队长,电竞选手,手速二百加,较慢,职业术士,账号卡索克萨尔,银武灭神的诅咒,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联盟第一苏……
第三个,怎么解决?
……躲着点吧。
平时无所谓,但一对上喻文州他就怂,比赛训练分析复盘,这些都好说,但是私下里的时间,对着喻文州那张笑眯眯的脸,谁能不怂啊!!!!!
黄少天一脸郁卒,这可咋办,要game over了啊!
刚下定决心,就有人敲门。
一时着急忘了自己不能说话的黄少天下意识就要喊,“等——咳咳咳咳!咳咳!!”
……我去!完了完了完了!怎么办啊这个时间来敲我门的肯定是队长啊夏休期了大家都回家了现在还留在战队的只有我和队长还有郑小轩但是郑小轩个大懒虫不过九点不会起啊啊啊怎么办嗷嗷嗷!!!
喻文州听见人堪称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吓了一跳,连忙拿着钥匙开了门。
“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一个箭步冲出厕所,关上门,冲着喻文州摇了摇头,努力表示着自己没事。
喻文州蹙着眉,“少天?”,目光中流露出疑惑。
挠了挠头,窜到床边拿起手机,[啊哈哈哈没事没事队长我昨晚吹空调好像有点感冒嗓子疼说不出来话了没什么事别担心啊哈哈哈哈哈!!!]
“吹空调?”喻文州抬手想试试黄少天的体温,却被人躲了过去,还后退了一步。
喻文州的手随之僵硬在半空中。
由于心虚,黄少天眼神闪烁,低着头四处乱看,就是不敢看喻文州。
僵住的手指动了动,慢慢地收了回去,心脏渗出一丝刺痛。
“没发烧吧?”感觉到对方明显的抗拒,喻文州还是选择了简单的问一问。
棕色的脑袋顿时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那就好,一会吃完早饭去队医那里吃点感冒药吧。”
黄少天点点头。
喻文州自我安慰着,也许只是怕传染给自己呢?
目光一转,看到了枕头旁的几朵小花,“咦?这是……”黄少天慌慌张张的阻止喻文州去拿,开玩笑!这会传染的好嘛?!
虽然没拿到花,也不妨碍喻文州看清那是什么花,看着黄少天,他的表情很严肃也很认真,“少天,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几朵花应该是法国小菊,虽然好看,但却是有毒的。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但最好扔掉他,知道么?”
黄少天一愣,卧槽刚才还在想有没有毒结果这还真有毒啊!不过他很快打出一句话,[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队长!谢谢队长!我马上扔掉!]他用直接将手里的几朵花扔进垃圾桶的行动证明了他的决心。
喻文州无奈的摇了摇头,“那要一起去吃早饭么?今天的早饭比较清淡,对嗓子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刺激,中午和晚上,再让食堂阿姨单做一些?”
在这之前,两个人都是一起去吃饭的,几乎除了睡觉和回家从不分开,高举喻黄大旗的迷妹们估计能排出半个长城。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瞅了瞅喻文州的表情,还是摇了摇头,不知道吃饭时会怎么样呢!万一露馅了还要队长担心,还是等找到解决方法再……说到解决方法,这不会真的只有那么一个办法吧?要不找个时间趁队长睡着偷亲一下?不行不行,说最后会一起咳花的那不是暴露了么!……
看到黄少天摇头,喻文州眼中一暗,终究也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那少天要记得吃早饭。”
黄少天狂点头。
接下来这一天,蓝雨的工作人员们都能惊悚的看见,黄少天仓皇逃窜的背影和喻文州欲言又止的神情。
震惊!蓝雨剑与诅咒惊现神奇摩擦!
黄少慌张躲避喻队,原因竟然是……?!
联盟最强西皮喻黄进展突现不为人知的波动!!!
不管工作人员们怎么想,反正喻文州是有点着急。
他不是很清楚黄少天为什么突然开始躲着他,仿佛……在疏远他?
为什么呢……
靠坐在蓝雨一楼咖啡厅的窗边,喻文州仔细的思考着最近自己和黄少天的交流,他自认为把那份本不应该存在的感情隐藏的很好,但黄少天突然异常的反应让他不得不怀疑平时是不是哪里不小心露出了马脚。
难道是前天四期生聚会后,把喝醉的他送回酒店时偷吃了块豆腐被发现了?
不,那不可能啊,少天喝醉后一直都是完全没有意识的八爪鱼形态,本来也经常吃,不至于前天就突然发现?
那难道是昨天下午用少天的杯子喝水被注意到了?
那也不可能啊,从训练营开始十年多,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突然开始介意也不对啊。
还有什么呢,昨晚在少天泡澡又睡着了时给他擦干净抱出来穿好衣物放回床上时他醒了?那也不至于吧,毕竟彼此都看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少天本来也知道啊……
喻文州发誓,这类的事情就是他占过的所有便宜了,虽然加起来次数数都数不过来,但是过线的事他一件都没做的。
蓝雨咖啡厅的服务员看着他们温和有礼全世界最苏的队长大人一脸认真严肃的坐在窗边一上午。
他也因此错过了把黄少天堵在宿舍的机会。

王杰希看着QQ上黄少天发来的:“大眼大眼我去你们那里待两天哈五点半到机场不要告诉队长别忘了来接本剑圣酒店和晚饭交给你了哈组织相信你一定能完美的完成任务啊哈哈哈哈!!!”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王杰希看了看时间,应该还没上飞机,当即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黄少天你搞什么鬼?”
那边半晌没有说话,只能隐约听见机场嘈杂的声音。
“黄少天?”
“咚咚咚,咚咚。”
王杰希右眼皮一跳。
这是国家队集训期间的紧急口令,32代表的是没红了。
“怎么回事儿?”
黄少天压抑的咳了几声,挂断了电话。
强压着往夜雨声烦海报上掷飞镖的冲动,王杰希拿着手机走出了训练室。
下一秒QQ就开始弹他,震的他手机都快拿不住了。
[夜雨声烦:大眼啊,你知道花吐症么???]
……黄少天说话这么简短,难道世界末日要到了?
上网查完了这个少女心爆棚的,王杰希觉得,不祥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王不留行:你咳花不是应该去找喻文州么,来微草干什么]
[夜雨声烦:我靠我靠我靠!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队长?!]
[对方撤回一条消息]
[王不留行:我看到了]
[王不留行:你觉得你藏得很好?]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靠靠?!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怎么发现的?你这样的智商都发现了队长不会也知道了吧?!我去我真的觉得藏的挺好的啊?我没做过啥出格的事吧?!你到底怎么知道的啊?!]
[王不留行:看出来的。所以你为什么不去找喻文州?]
对话框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王杰希皱了皱眉,刚想继续打字,对面就弹出一条消息。
[夜雨声烦:你也知道的,这不对]
[王不留行:你就没考虑过万一喻文州也喜欢你?]
[夜雨声烦:怎么可能嘛]
[夜雨声烦:这么多年了]
[夜雨声烦:文州一看就不是这类的人]
[王不留行:这不像你,黄少天,这是会死的,你连这点儿勇气也没有么?]
[夜雨声烦:再让我考虑考虑吧,老王,别告诉他]
[王不留行:我知道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给喻文州去了条消息。
[王不留行:喻队,黄少天要来我这儿]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
[索克萨尔:王队?少天怎么突然要去微草?]
[王不留行:他花吐症]
等了一会,喻文州应该是去查花吐症了,王杰希本来想随手给黄少天定个酒店,情侣双人大床房,多好,但又想到黄少天现在的情况。
哎。王杰希快手抓住即将远去的良心,让高英杰去在微草宿舍收拾个房间出来。
王杰希满以为喻文州很快也会过来,事情马上就能解决,但是喻文州的下一条消息让他恨不得穿越回刚才一个熔岩烧瓶烧死那个瞎立flag的自己。
[索克萨尔:……少天喜欢的人……在微草?还是说,是……?]
王杰希:……
本来寻思好心直接告诉你来着,现在看来,算了吧,喻文州,我们微草跟你们蓝雨一辈子死敌,下辈子也是。
[王不留行:不知道。]
[索克萨尔:……抱歉,是我唐突了。少天麻烦王队照顾几天了。]
[王不留行:嗯。]

喜欢一个人到花吐的程度么……
喻文州靠坐在寝室的书桌前,右手慢慢抚上了左胸处,轻轻的按压了几下,面部表情丝毫未变。
书桌上一直倒扣着的相框就在刚才被主人立了起来,里面有一个站在黄色郁金香丛中的少年。
少年大概十八九岁,穿着白色帽衫,浅蓝色的牛仔裤,眉开眼笑。
看着少年笑的开心,喻文州的嘴角也慢慢上扬。
他最先问的是叶修。
[索克萨尔:叶神,在忙么]
毕竟除了他,黄少天在联盟里关系最好的也就是叶修和王杰希了吧。
[君莫笑:文州?找哥什么事儿啊]
叶修一问,喻文州反倒犯起了难,虽说是为了黄少天,可是这样的事该怎么问出口呢。
所以他换了一种说法。
[索克萨尔:少天好像有喜欢的人了,叶神知道是谁么?]
叶修那人精似的,喻文州这句话刚过来他就明白意思了,一口水差点没喷键盘上。
抽着嘴角手忙脚乱的拿手纸收拾地面,哭笑不得的反问他。
[君莫笑:……这事儿你问我干什么呀!]
[君莫笑:大汗.jpg]
[索克萨尔:好吧,那打扰叶神了。]
不是叶修,也不是兴欣的人么。
喻文州又打开了百花缭乱的对话框,直接复制了给叶修的问题。
[索克萨尔:张佳乐前辈,在么?]
[百花缭乱:?]
[索克萨尔:少天好像有喜欢的人了,前辈知道是谁么?]
张佳乐没想到叶修那一层面,只是奇怪的问他。
[百花缭乱:烦烦喜欢谁?他不喜欢你?你要提前报仇吗?需不需要前辈帮忙?]
[百花缭乱:笑呵呵.jpg]
[百花缭乱:需要帮忙说哦!]
[索克萨尔:……谢谢前辈了,前辈忙吧。]
……问错人了。
喻文州的目光停留在那句[他不喜欢你?]上。
左肩抽动了一下,再次抬起右手按了按胸口,仿佛在平息那股冲动。
然而黄少天和别人在一起的画面在脑海中仿佛坏掉的放映机一般不断闪现,右手怎么按,也无法起到喻文州想要的效果。
嗓子好像哽住了什么东西。
“咳!咳咳咳!咳咳——”
大朵大朵的花从口中落下。
喻文州怔愣了一瞬,无奈的苦笑着将那几朵花收到了一个盒子里。
太阳花……么……
真的是,小太阳一般的人啊。
喻文州继续坐在桌边思考,他记得黄少天咳出的应该是法国小菊,花语是忍耐,联盟里有谁会比较符合这个花语呢?
……叶修,张佳乐,王杰希……
这不是又回到原点了么。喻文州无奈的摇了摇头。
“咚咚——队ー长ー?在吗?”
“进——咳咳咳!咳——”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听见喻文州那吓死人的咳嗽声,郑轩时时刻刻准备闭上睡觉的眼睛瞬间瞪大,“队长?我进来了啊?”
一开门,就看见喻文州伏在桌上闷着声咳,快步走过去就发现一地的菊花,最后一朵正在喻文州刚捂着嘴的手上。
“郑轩,”喻文州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取了笔纸写了几个字: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有什么事么?
郑轩无语的看着他。
花吐症他是知道的,花语他也是懂得的。
郑轩冲着喻文州做了一个难以言喻的表情,一屁股坐在旁边喻文州的床上,“比起我有什么事,队长你这才是最需要解决的吧?别糊弄我,压力山那么大的。”
喻文州摇了摇头,郑轩两个等级的压力山大他是很清楚的,所以只能如实写了四个字:少天也是。
想了想,又添了一句话:他去微草了。但不是王队,也不是叶神和张佳乐前辈。
郑轩的脸扭曲了半天,最后勉强以一个面部肌肉不断抽动的表情试探性的问喻文州,“那我能问一下黄少咳的什么花么?”
法国小菊。
郑轩好不容易控制住的表情再次揪了起来。
他自我安慰了半天,好不容易做好的心里建设瞬间崩塌。
然后他抹了把脸想了想,这对闪光弹,不能瞎在蓝雨,微草才是真正的敌人。

喻文州背着包,带着口罩,站在b市机场里,叹了口气。
孩子大了,皮实过头了,该练了。
刚带黄少天吃了顿饭,送进房间回到训练室的王杰希,没过两分钟就听见有人敲训练室的门,开门看见喻文州带着口罩的那张脸,猜到原因之后恨不得把门拍在那张脸上。
“……什么花。”
太阳花。
……妈的智障。
“你自己过来的?”
郑轩给我买的票。
……你们蓝雨没一个好东西。
深吸一口气,“等着。”
转身走到高英杰身边。
正在做训练的乖乖未来速度解决了手上的训练,回头准备听教导。
“告诉公会,野图boss时,优先打蓝雨。下次比赛,开团先送走……枪淋弹雨。”
“哦……”乖乖未来茫然的看着队长离开训练室的背影,满头问号。
不过队长的话还是要好好听的,乖乖未来打开了手机,登录QQ。
“他喜欢你。”走到黄少天的房间门前,王杰希一时心软告诉了喻文州。
喻文州的瞳孔微微放大,握住门把手。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正在冲着手机里偷拍的喻文州照片发呆。
房间门突然被打开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谁——咳咳,咳咳——”
喻文州站在门口。
才半天未见,黄少天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攥了攥手,想要站起来,又突然觉得手里的花触感不对。
三小朵铃兰躺在他的手心。
铃兰……是……
黄少天傻傻的坐在那里,眼泪倏地就淌了下来。
他感觉自己被禁锢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头被强势的抬起。
微凉的唇落在眼角,沿着泪痕向下,最后,吻住了他的唇。
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咳了起来。
栀子花香飘荡在小小的房间里。
去而复返帮两人定好酒店的王杰希以防万一又靠在门口站了一分钟。
由于喻文州没关门,他一转头就看见了,喻文州把黄少天按在床上吻的画面。
黄少天余光看见了王杰希,红着脸剧烈的挣扎起来。
喻文州松开他,喘了两口气,回头对王杰希说,“不好意思,王队,我忘关……”
“嘭——”王杰希直接甩上了门。
开战吧蓝溪阁。


End

评论(31)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