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叶黄点文】高跷

我成功了!我终于起了一个简洁还有深意的名字!【喜极而泣】
本来是说想在最后甜回来的,就是中途be,继续he
但是……
结果还是就这么停在这里了,就be了……
咳咳,不过我觉得并不很虐哦虽然是be,但是可以放心食用!

预警:有修伞!有修伞!有修伞!

是点文的那个叶黄替身梗……
嗯,有一些私设啦,设定伞哥的咳咳是在七月份,嗯……还有南山公墓的私设吧……

还有伞哥和烦烦微妙的对比……吧……没直接!
【我忘了我还想说什么了……】




0

情事过后,无论叶修怎么折腾,黄少天都不愿爬起来去做清理,一副困倦的样子,哑着嗓子说明天再洗。
怕他第二天会发烧,叶修只好抱着他做完清理,搂在怀里再睡了。
睡梦中,他好像又见到了那个曾经的青年。
“……沐……秋……”喃喃着,收紧了怀抱。
黑暗中,一双金棕色的眼睛刷的睁开,瞳眸中没有丝毫睡意,清明异常。
半晌,才真正睡了过去。

1

黄少天刚刚退役,外面还沸沸扬扬的在情怀他,导致了他本人近段时间根本就是足不出户。
醒过来时就看见叶修在带着兴欣刷副本。
叶修还没发现他醒了,黄少天看了一会他的侧脸,揉着腰起身去洗漱。
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黄少天开始思考他和叶修的感情。
叶修从来没有跟他提过苏沐秋这个人。
但是从名字上来说,他应该是苏沐橙的兄弟。
黄少天依稀还记得当年的一叶之秋身边有一个叫做秋木苏的神枪手,魏老大曾经说过那个人也很棘手。
那个秋木苏总是在做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失踪。
比如副本,比如刷野怪练级,比如竞技场。但是只要在线,人又一直和一叶之秋在一起。
黄少天跟他只有过PK时简短的几句印象。
从声音听起来,他应该是苏沐橙的哥哥,至少和叶修差不多大。
擦了擦脸,看看时间,九点多,叶修应该还没吃完饭。
黄少天先去看了一眼垃圾桶,没有泡面桶也没有外卖餐盒。
又不吃早饭啊。
叹了口气,走进了厨房。
早上就吃清淡些吧。
不过老叶前几天好像说想吃北京那边的黄瓜咸菜了?
当时听了这话,黄少天就试着腌了一罐,现在应该差不多能吃了。
叶修说过小点是他十二岁时抱回家养的,那时候才刚出生没多久,养了两三年挺有感情的。
老板娘之前提到过叶秋来过一次兴欣网吧,还说小点死了。
据说是只吉娃娃。
养了两三年,又没来得及办身份证,第一赛季出道时肯定是18岁了,第八赛季退役25了。
那叶修应该是15岁左右就离开家了。
那时候,荣耀刚好开服。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在荣耀开服就一起出现在网游里了,那应该是刚到杭州就认识了。
把淘好的米放进锅里,接水,倒了点香油,切了点小葱,打算煮点粥。
用手指尖掐着有些油腻的香油瓶子晃了晃。
香油快没了啊……
黄少天又看了一眼冰箱,记得说台风快飙过来了,一会去趟超市好了。
认识的倒是挺早。
2012年12月3日,荣耀第一区开服,叶修十五岁,他和苏沐橙十二岁,苏沐秋和叶修差不多大的话,应该也是十五岁左右了。
但是2015年九月初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开始,秋木苏却没有出现在赛场上。
这么多年,也基本没人提起过他,估计是……
能做出千机伞,魏老大也说他是个真正的神枪。
倒是……很可惜……
天妒英才啊。
三年……么……

2

每天早上睁开眼就想着赶快洗漱吃饭然后去训练,结果坐起来发现自己并不是在战队的宿舍,而是自己的家里时,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退役了。
这大概是所有职业选手刚退役时的反应。
喻文州说他再打一个赛季,等到十五赛季,索克萨尔就换人了。
纵使是黄金一代,进入训练营,出道的时间也还是有些早了。
电竞专业的康复师行业在16年才真正进入发展阶段,薪酬天价。别说第四赛季出道的黄金一代,就连第六赛季出道的选手们实际上来说都有些晚了。
联盟请得起康复师是在第四赛季,各大战队请得起就是第六赛季了。
最准确来说,第八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才是真正赶上了接受的起康复师治疗的时代。
喻文州说是手速没有那么快,很多人都认为他已经没有退步的余地了,说不定能打很久,也因此招来一群黑子。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连第十四赛季,喻文州都是消耗着自己人体寿命来坚持着的。
手速,是手部骨骼肌肉结构来影响的。喻文州手速慢,是因为他的手本身并不完全适合做对手速要求高的工作。
随着年纪增长,人体都会慢慢开始老化,喻文州也一样,他的手速只会越来越下降。
但是为了蓝雨的平稳发展,他决定再坚持一个赛季罢了。
而黄少天就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他的风格给他带来的负担,让他不再适合站在这个赛场上,卢瀚文十四岁出道,打了这么久,已经算是有经验的实力选手了,用惯了流云的重剑,也从最开始就接受战队的康复疗程,战队已经不打算让他继承夜雨声烦了。
新人术士选手欠缺的只是经验了,训练营里也有一个相当优秀的刺客学员。
所以黄少天退役了,至少是暂时,夜雨声烦也被封存了。
他现在还在接受康复师的治疗,不能离开g市,所以叶修暂且搬过来住了。
台风天气导致整个g市都很沉闷,叶修还在玩荣耀,黄少天拿着手机缩在沙发上。
刚才去超市买东西时,他给魏琛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关于秋木苏的事。
毕竟魏琛也曾经是一队之长,泡在网游里研究出技能点攻略雏形,后来又跟着兴欣这么久。
心思老辣如他自然猜到了黄少天为何突然有此一问。
师徒两个谈了一会。
魏琛的话在黄少天脑内不断循环。
“老叶对苏沐秋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真的在乎你。我之前之所以并不支持你和他在一起,就是因为老叶他在感情方面根本就是个半绝缘体。对他来说,只有在乎和责任和无关。他在乎你,但我是真的,分不出来他爱不爱你。少天啊,你现在这么问我,但是感情终究是你们俩的事,我不好说什么,但是我和你父母一样,和文州一样,我们不希望是你一再退让,如果老叶真的……你大概自己也知道该怎么做。”
两人在一起是世邀赛的时候,算下来也是三年多了。
黄少天还是觉得,爱情需要给自己多点自信,给对方多点信心。
他将这件事放到脑后,用信任取而代之,去准备午饭了。
这件事被放在脑后,被自以为的信心取而代之。
可是这信心仿佛一块易碎的玻璃,放在了两条腿走路的自己的头顶。

3

那天之后黄少天没再去想这件事。
直到两周后又一天晚上,他听着叶修抱着他,叫着苏沐秋的名字直到天明。
第二天早上,叶修不在床上。
〖兴欣有点事,我回去一趟,明天回来。〗
本来是作为情侣之间的信任,两人都知道对方的一些密码。
不过同样是作为情侣之间的信任,两人都没有用过这些密码。
站在荣耀职业联赛,甚至是荣耀世界邀请赛的赛场上这么多年,被尊为联盟五圣之一,数不清的荣誉和责任加身,即使退役也是潇洒的转身就走。
一直以来强势的出现在人前,在和叶修的感情中也一直主动的黄少天,轻轻捏着那张字很丑的纸片,看着空了半边的床铺,想起了夜里一共23遍的“沐秋”。
突然就……
觉得有点累。
叶修用那种滑面的纸写的。
所以他才没抓住那张纸。
纸还是太轻了,飘飘悠悠像是被风带走的蒲公英,没了根。
纸片在空中翻了个面,落到了地面上。
有字的一面冲下,黄少天动了动脖子,转了转刚起床有些干涩的眼睛,只看到了纸片背面的一片空白。
黄少天登陆了叶修的微信,查到了他的航班,还有一个小时起飞。
心中却仍然为自己这样的行为产生了一些愧疚。
他离开房间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地面上那张纸片,笑着摇了摇头。

4

墓地一般都在郊区比较偏远,也相对安静的地方。
为了逝者能有一个安宁的居所。
南山公墓建成了数十年,门口有两棵高大的梧桐木。
都说梧桐木纹理细腻适合做雕刻。
黄少天摩挲着树干。
如果他和叶修的爱情也能像梧桐木一样,有着细腻的纹理,适合他们两个人,能由两人一起来精心雕琢的话……
黄少天在里面随便的走了一会,大概记了一下排列方法,又回到门口。
“您好,我想问一下一个人的位置。”
来公墓祭拜却不知道人的位置?
看着管理员有些疑惑和警惕的目光,黄少天做出一个无奈的苦笑,抬了抬手,手上拿着一支白色的菊花。
“是我的初中同学,那时候关系还不错,但是上了高中断了联系。谁成想前两天听其他同学说他不在了,就想来看看。结果同学好像搞错了位置,我这手机又坏了,所以想来问一下。”
成功问到了苏沐秋的所在,黄少天再次进入了公墓。
远远的,他看到叶修和苏沐橙并肩站在那里。
苏沐橙笑的像一个小女孩,叶修的脸上,也带着他几乎从未见过的,无所顾忌的轻松笑意。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在和苏沐秋轻声讲话。
黄少天站了半个多小时以后,苏沐橙抱了叶修一下,先走了。
叶修蹲下身,面色怀念。
用手擦了擦照片,然后,倾身温柔的吻了吻。
叶修并没有顾及旁人的目光,抱着那块朴素的碑呆了一会,也许还说了些爱人之间的低语。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缓步离开。
那身影和平常从不在外面和他哪怕只是牵手的叶修,有几分相似呢?
黄少天说不出来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
就好像……掉进了时空夹层一样,不知名的庞大力量把他定在原地,炎炎夏日却让他遍体生寒。
又好像……突然被抛进迷宫中心,整个世界都是单调到诡异的纯白,没有一丝其他光彩,压抑的他喘不过气来,跌跌撞撞,茫然的环顾四周,却怎样也找不到出口。
足足又过了十多分钟,他踉跄着往前跌了几步,弯下腰,长时间僵立后酸疼的双腿在发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前阵阵发黑。
谢绝了经过的好心人,黄少天揉了揉眼睛,按了按额角,走到了苏沐秋的墓前。
照片上有一张眉眼和苏沐橙七分相像,轮廓竟也和自己有几分重合的青年的脸,嘴角噙着阳光的笑意,目光灼灼。
十三年前的今天,苏沐秋离开了。
墓前放着两支花,一支白百合,一支是……白玫瑰。
白玫瑰……
深呼吸勉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明明手中单单只有一支的白菊,却比退役之前最后一场比赛手速提到六百三分钟后的鼠标还重。
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黄少天俯身将白菊端端正正的放在百合花的另一边。
最后他只是看着青年的脸,缓缓吐出沙哑的两个字,“抱歉。”
他从未觉得讲话是一件如此困难的事。
仅是撕开黏在一起的唇瓣就好像比放下夜雨声烦还累。
黄少天没站多久就下雨了。
抬头时脖颈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七月的天,孩子的脸啊。
变的也真快。
下雨了,有点冷。
黄少天好像隐隐约约听见了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很清脆,也很尖锐。
他才发觉支架要四条腿才稳固,两条腿那是高跷啊,人之所以容易倒,是因为他一个人的话,只是高跷啊。
高跷倒了,所以今天,他也要离开了。

5

黄少天站在叶修面前时刚换上魏琛的体恤,擦着头发。
看着叶修沉默中带着一点错愕不解和紧张慌乱的表情,他轻轻笑了笑。
“叶修,分手吧。”
叶修,那个被称为斗神,荣耀教科书,一直以来游刃有余的男人,脸上居然也露出了无措的表情。
“……少天……”
“不过在那之前,”黄少天打断了叶修的话,很平静的说着,“我想听听你和他的故事。”
苏沐橙手脚冰凉,浑浑噩噩的站在旁边,“黄少……不是那样的……”
黄少天笑着拍了拍苏沐橙的肩,“放心吧,我明白的。谢谢你啦,这些年一直包容我。”包容我的存在。
赛场上越来越强势的枪炮师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哎呀别哭嘛!虽然苏妹子哭了也还是女神,但是这种天气哭成小花猫容易感冒哦!”你哥哥会伤心啦!老叶……叶修也会心疼啦!
苏沐橙还想说什么,被魏琛扶着肩带走了。
“少天我……”
“我想听。”
最终黄少天如他所愿的听到了当初的两个男孩子青涩的爱情,瑟瑟缩缩的拥抱,斗气PK一般的接吻,轮流送妹妹上学,为了去一次游乐园几乎不眠不休的完成了好几份单子……
其中一个男孩子英年早逝,另一个男孩子收起一切轻狂抚养妹妹长大,只将对方深深埋进心底。
故事讲完了,黄少天起身反过来安慰起叶修,“也许就是他太好了,所以老天爷把他带到他那里去享福呢?叶修你看人的眼光很不错的!放心吧,我明白的,你也别太伤心,向前看吧!”
叶修好像很急切的站起来想要说什么,黄少天竖起食指,放在唇前,轻轻嘘了一声,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接下来的话,不用继续说了。你知道的,我是黄少天啊。”
我不是苏沐秋啊。
我是黄少天啊。
我是蓝雨的副队长啊。
我是联盟的剑圣啊。
我也是个有自尊的男人啊。
黄少天脚步轻快的离开了房间,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好极了,可以打飞一百个王杰希。
跟魏琛告了别之后,无事一身轻的飞奔下了楼。
外面正巧雨过天晴了。
七月的天,孩子的脸啊。
变的也真快。
天晴了,暖洋洋的。
接下来,要想办法让高跷不会再倒。



END

评论(2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