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全职】来自古代的孩儿们 33

33

期限第三天,魏琛和方世镜牵着一只猪仔,抱着两只老母鸡,浑身鸡毛的到了。
几天中基本都表现的游刃有余的魏子契终于有点手足无措了。
嘛,毕竟16岁青春期逆反心理严重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呃……爹,娘。”
两个三十多岁的职业老年人坐在沙发上也是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摆,听到孩子叫唤就跟真正的老爷爷老奶奶一样诶,诶的应着。
然后就听见魏子契补了一句。
“我真的不是故意把您们隐退两年后为了省喜酒钱和防止闹洞房而偷着成亲谁也不告诉这件事说给师傅和师母的!”
这才是手足无措的原因。
魏子契一脸真诚,还带上一丝小急切和一丝小愧疚,以及一丝小别扭。
魏琛一愣一愣的,然后在方世镜的肘击下抹了把脸,回头对着一屋子职业选手打算解释,“不是……这个,你们听我说,这个事是有原因的!他是……”
“行了,魏老大!”黄少天十分悲伤的摇了摇头,“你不用解释了,我们什么都明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魏老大!”
“不不,少天不是这样的……”
叶修也痛心疾首的控诉着,“老魏啊老魏,你把小话痨交给我的时候,哥是真心以为咱俩已经成为忘年交(?)了,对你掏心掏肺呢。”
“谁要你的脏心脏肺啊而且忘年交个头啊老夫今年还没到35呢男人三十一枝花你懂不懂?!”
“魏队,方队……”喻文州坐在王杰希旁边,稍稍低头,微微垂眸,面上一片难过,“我以为,您们把蓝雨交给我,是真正信任了我……”
“喻文州你个小兔崽子拿错小乔人设了吧?!?!?!”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在手机上敲敲打打。
装吧,我随你们闹。
“表哥(私设),我也以为你一直把我当亲弟弟来着,原来……”方锐直接用他那双真诚的大眼睛展示了什么叫泫然欲泣。
“……阿锐你凑什么热闹我去跟叔叔阿姨求情把你带进蓝雨训练营结果你跑到呼啸要玩流氓我还没说你呢。”
陡然间醒悟了自己又把爹娘的事暴露了的魏子契整个人都不好了,下意识求助般的就望向韩星焰,结果发现……
韩星焰捏着鸡脖子正在往千机伞的那块石头里塞。
旁边举着星蚀的王微雨笑呵呵的又加了一层结界。
……想也知道那只鸡叫的多惨了。
另一只鸡在结界里飞檐走壁四处乱窜,猪仔蜷缩的角落里快被结界磨脱一层皮。
叶钧繁闲闲的盘腿坐在地上嗑瓜子,一左一右窝着正在写写画画的李天舞和几乎从来没停过进食的林酒月。
周云曜抱着唐秋习躲得远远的,“两耳不闻世间事,一心只看小秋习。”
孙百花这话说的不假。她本人在翻着肖时钦应孩子们的要求给买的书。
王微雨两天晚上就学会了如何查字典,一只手举着星蚀,另一只手翻着书。
魏琛和方世镜终于放弃和这群气死人不偿命的后辈们争辩了,将目标转向了看上去就好可爱的孩子们。
然后瞬间石化。
因为他们看到了拽着猪耳朵满身鸡毛的韩星焰。
王微雨的笑容尤为“惊艳”,这孩子看着手里的叔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并且,双,眼,一,亮。
魏子契挠挠头凑了过去,一边看着书一边看着字典。
“争战……伊?洛……特?什么?”
“逢之哥你看反了,这个世界的读法是从左至右。”
“啊……”于是魏子契又去看,“特,洛,伊,战争?讲的什么?”
叶钧繁和好不容易把三只可怜见的动物塞进如一长存母体的韩星焰同时看了过来。
王微雨毫不掩饰嘴角的笑意,满足的合上了书,“讲的是我们进入敌国都城的方法。”
张新杰认真回忆了一下十几年前的初中历史课本。
“特洛伊战争……战败方把士兵藏在巨大的木马中派人骗获胜方以为是献给神的祭品拆了城门拉进了城结果被从内部打开城门里应外合从而取胜?”
心脏们秒懂。
……果然古代的孩子太可怕了!!!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