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喻黄刑侦】清君侧行动 37

……→已经没脸道歉的作者)。
要不直接改成周日晚上更新得了……




37

张佳乐一脚踹开朱河卧室房门时,朱河正在穿衣服。
他回头看到张佳乐青青白白的脸,愣了一下,轻笑着转身,恶趣味满满的盯着张佳乐的眼睛,继续系扣子。
装B不成被反将一军的某辫子君后退一步砰的摔上了门。
“穿好衣服滚出来!大白天的衣衫不整成何体统!”
朱河将最下边的两个扣子系好,实际上他只是换一件衬衫而已,裤子穿的好好的。
“那警察先生光天化日之下强闯民宅又成何体统?”
孙哲平大马金刀的靠坐在沙发上,双眼木然。
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最初还会劝着,拦着,现在已经毫无感觉。
百花缭乱扯了扯张佳乐的裤脚,怼人的话憋在嗓子眼里噎的生疼。
“我问你,你说小心蓝雨什么意思?”对于朱河,没有必要拐弯抹角遮遮掩掩的,张佳乐开口就直奔主题。
朱河面色如常的反问了回去,“你会一点都不知道?”
张佳乐沉默了,昨天上午被王杰希揪出来的那些形似黄少天的尸体骤然占据了他的脑海,种种死状即使干了几年缉毒警也让他浑身发冷,怒火冲天的同时担忧止不住的往外冒。
那些案子的矛头指向黄少天,情况上又把三月首案扯到他们面前。
横跨七年的七个案子一旦并案,箭头朝向的一定是一个不得了的庞然大物。
郭旭死亡,一个本来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杀人的案子,在墙角那枚戒指出现之后直接导致了郑轩的受伤。
之后一切都脱轨了。
而初始点是蓝雨。
张佳乐当然不是怀疑黄少天,也断然不会怀疑蓝雨的几个骨干,但是这针对来的莫名其妙。
现在想来郑轩所乘坐的警车遇袭那一天,正巧距离明年的3月X日有145天。
145,你死亡。
对方……不,郭旭一案的疑点让他们直到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对手真的只有Hunter这一股势力,可是敌人一出手就是与黄少天的距离仅次于喻文州的郑轩。
蓝雨除了陈捷以外再没查出虫子,轮回彻查内部到现在也没有一点消息。
从郭旭死亡开始,短短时间内,昨天竟然又有一宗命案要移交蓝雨的手中。
这145天就像一个悬在市公安局头顶上的定时炸弹,倒计时开始的瞬间蓝雨便被笼罩在血色尸影之中。
孙哲平现在只是微草区里义斩治安大队的一个小区片警般的透明人物,他知道的只有郑轩的事,专案组的迅速成立使得消息垄断的很早,张佳乐说的朱河告诉他们小心蓝雨,他只能想到郑轩的案子,但张佳乐的沉默让他警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事实上现在电视中新闻里报纸上写出的事件中有很多都掺着百花公共关系科的口水,如果事实属性残酷会引起居民恐慌,如果事实关系到受害方的名誉利益等又会被势力或者亲属的反响而左右,但是事件太过小儿科又无法在民众中树立一个稳固的公安形象,还要考虑到人性的自私冷漠时不时需要些『趣闻』,所以公布出来的和原件甚至有完全换了张皮的。
在新式公安系统正式投入使用的第二年登录其中,在r市这种一线城市做了四年的公共关系科长,什么都察觉不到他孙哲平就干脆辞职回家养老得了。
“看来不只是郑轩的事啊,蓝雨最近多灾多难了。”
朱河坐姿优雅宛如贵族公子,听到孙哲平眉角挑出来的肯定句语调疑问句,只是勾起唇,低低笑着,“蓝雨可是危险的很吶,离得远点会比较好哦。”
张佳乐瞪他一眼,朱河作势举手投降。
“你知道的绝对不止这些,你既然敢讲出这四个字,就说明你手里一定握着些筹码。”缉毒警一手抱着肘,另一手缓慢的绕着自己染了色的发尾,面色冷漠,“你跟文州和烦烦他们都有所接触,你的说法绝不可能是出自怀疑和警告。想说什么直接说,你自己的房子还会蠢到被人安了眼睛和耳朵?还是说你跟我们两个还要兜圈子?”
浑身长了隔离带般的朱河唯独把孙哲平和张佳乐圈进了隔离带内,张佳乐一显出动怒的预兆他自然要化身小猫咪。
“黄少天招惹到了不得了的人,喻文州绝对逃不了。只怕那个叫郑轩的也记在人家的账本上呢。”
张佳乐的目光骤然锋利。
“七年被人家控制着没并案,你觉得人家对蓝雨会一点手脚都没做?那个陈捷是什么时候被策反的?药厂有他们副管事在又是怎样被盗走那么多管控物资?郑轩好端端的在公安医院那样的三百六十度都是检测仪进门就扫描的地方被二次袭击人家怎么做到的?”
张佳乐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滴出一坛子刺骨冰水来了。
孙哲平瞄了一眼,坐直身子敲了敲玻璃台几的桌面,“所以你说的小心是指蓝雨分局……那栋楼?”
朱河面色丝毫未变的看着他。
“……”孙哲平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会,一边张佳乐直接给他补充了。
“还有蓝雨警校吧。”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