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宗伏论坛体(一)追加正文

嗷嗷嗷!我终于找到怎么发文了……
——————————————————————————

善条刚毅觉得心很累。
十五年过去了,那个小祖宗回来了。
因为一年前的某件事。
羽张大人,请保佑我……

独臂的副官先生收起终端,前往道场。
现在的青之王,和他的副官正在训练特务队的那群年轻人。

“室长。”
宗像礼司侧过身,“有什么要事么,善条先生。”
“一条刚刚确认的情报,我觉得您或许会十分感兴趣。”
“是么。”宗像礼司抬手示意训练终止,整个道场迅速的回归平静。
善条刚毅注视着这个从一年前开始就执着于某件事的真相的男人,平静的开口。
“伏见猿比古的消息确认,信息真实性百分之一百。”
宗像礼司的气息在善条刚毅刚刚吐出伏见猿比古的名字时,出现了一瞬间的浮动,站在他身边的淡岛世理最为直接的感受到了这位年轻的青之王身上流露出的一丝压力。
然而善条刚毅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他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适应这种感觉。
应对王权者这种变化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这是早年得到的经验。
从自己追随的上一代青之王羽张迅,和他的牵绊者,当时的赤王迦具都玄示那里得到的经验。
“请继续。”宗像礼司依靠着良好的自制力保持着冷静。
道场里的人都在屏息静听。
善条缓缓开口,“虽然具体情况位置有待确认,但是可以确定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他现在在他的法律监护人那里。”
“我并不知情,关于伏见君的法律监护人。”宗像有些不悦的眯起眼睛。
他知道伏见篡改了自己的档案,但是从他的情报网所得的一切结论来看,伏见猿比古自从14岁开始,就应该是处于没有监护人的状态了。
“您不知情是当然的。关于他的监护人,是黄金之王亲自更改的资料。”善条道。
青王的眸色陡然转深,内中翻滚着一些激烈的东西,“是么,那么那位连黄金之王都要庇护的存在,是何方神圣呢?”
善条静静地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一位名叫迦具都焰的女性。”
“哦呀,一个似曾相识的姓氏和一个有趣的名字出现了呢。”随着宗像饱含深意的声音,道场内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善条刚毅仍然很平静。
——————————————————————————
草薙出云狠狠地吸了口烟。
当他一个不小心捏碎了手边的高脚杯,吓了周防尊和十束多多良一跳的时候,栉名安娜默默的抬起了手中的小珠子。
放下终端,草薙清楚的认识到噩梦的即将到来。
那个小恶魔要回来了。
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比他晚了一个小时的某人。
一个一纸婚约带来的孽缘。
他惆怅的给自己的人生定下了好日子到头了的标签。
十束:草薙哥怎么了……
周防:……别看我……
十束:安娜酱?
安娜:……好像是有什么人要来了……还有……猿比古?
十束:猿君?
周防:除了伏见还有谁?
“出云。”安娜放下手里的草莓大福,出声叫道。
“啊?什么事,安娜酱?”草薙先生还沉浸在未婚妻重出江湖的悲剧感中。
“……你捏碎了一只高脚杯。”安娜淡定的陈述着一个悲惨的事实。
草薙愣了愣,低头看着手中的碎片,嘴角微抽,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猿比古现在怎么样了?”
“……?!”草薙看到了安娜手里的玻璃珠,揉了揉额角,“嗯,他现在很好,心情不知道,但至少身体已经养好了。”
“人没事就比什么都好~”十束笑着说,然后低头思考了一下,又开口,“猿君……会原谅我们么……”他难得的犹豫了,一年前的事件,在结束之后,所有人才惊觉伏见是对的,甚至救了他们一命。
但是伏见本人却失踪了。
“会。”周防淡淡道,安抚性的拍了拍十束和安娜的头,“因为他是伏见。”
“哎……小八田就是性子太直了啊。”
“猿比古,很温柔。会好的。礼司知道么?”
“那边应该也知道了,但是重点根本不在这,估计有青之王愁得了。”
“为什么。”周防疑惑的问,他不觉得宗像还有什么可愁的,除了思考如何得到伏见的原谅。
草薙一脸的惨淡,“因为小伏见在他的法律监护人那里。”
十束诧异的看着草薙,“小伏见有监护人?”
安娜想着刚才草薙心里说的那个要回来的人。
“有……”草薙有气无力的揉着眉角,“她是这间酒吧原本的主人,这酒吧的名字就是根据她的名字起的。kakutsu homura,迦具都焰,她的名字。前代赤王的侄女,也是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未婚妻……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
“哈?!”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