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原创】迪施洛克特(Schlucht)(第二天)

抛却一些无趣的东西,也许最开始就只有一个原点。活动范围也不过是一张网。
——————————————————————————
“室长,我是淡岛。”
“请进。”
幽暗的密闭空间里,阴阳术和烛火成为了唯一的光源。宗像礼司一手握着伏见的手,另一手放在他的心脏处,青色的力量轻轻跳跃着。
冰棺里的青年脸色十分苍白,神情却很平静,难以想象他在死亡时是各种心境。平时用固定住头发的发胶早在昨天就已经被宗像洗掉,让他整个人都显得让人心疼。
淡岛的目光不自觉的柔和下来,声音也放轻了些,“室长,现在的混乱情况基本已经稳定,在赤绿两个氏族的帮助下,已经发生的权外者暴走事件得到控制,未发生的潜在事件正在做预防的准备。但是,未登记的权外者不在少数,因此控制问题仍有困难。御柱塔的工作已经全面展开,白银之王提出这样找下去效率太低,难以在短时间内完成,所以希望进行王权者会议,先确定查找方向。您意下如何?”
宗像捏了捏伏见怎样也捂不热的手,缓缓道,“那么,麻烦淡岛君准备会议的提交资料,回复白银之王,劳烦邀请第三,第五,第六王权者及护卫两名到御柱塔的藏书楼。我马上就到。”
“是。会议将在半小时后进行,我先失礼了。”淡岛颔首后退,出去时轻轻的关上了门。她是S4里第一个发现宗像对伏见心意的人,也是有一份女性的细腻,和对两人的关心在其中吧。
听着淡岛已经离开,宗像揉了揉太阳穴。他昨晚并没有休息,坚持用力量推动伏见身体的工作,一直紧绷的精神让他在属下不在的此时难掩疲累。
前一天看到伏见宛如沉睡般无防备的神情时,他不愿否认那一瞬间的颓然与惊惧。他是害怕的,他怕自己真的害死了放在心头的这个青年。
就像圣诞节前夜,在自己话说出口之前,青年就一脸无所谓的答应了‘啧,我知道了。王权者就是任性啊。’时的心疼。
就像在他转身的瞬间,自己猛的揪起来的心,和未能出口的任务小心。
青年如今冰冷的身体就像是警钟一样敲碎了他心里的侥幸。
宗像礼司俯下身,在伏见猿比古的嘴角咬开了一个小口——等你醒了,扣掉你的工资和奖金吧,这个赌博有点失了分寸呐,伏见君。
然后将冰棺闭合,离开了这个房间,在他离开的瞬间,整个房间消失在墙体中。

“辛苦了,宗像先生。”威兹曼笑着向宗像问候。
“礼司,下午好。”“下午好,安娜小姐。”
“青王阁下看上去很累呢,一会让紫帮帮忙吧。”
宗像保持着礼貌而疏远的微笑回绝道:“多谢关心,不过伏见君是我中意的人,所以还是由我来比较好。”
御芍神紫摊摊手,无所谓的笑了笑。
“那我们就进入正题吧。淡岛君。”宗像坐在椅子上,听着淡岛汇报权外者的事件记录,他只带了淡岛一个人,不是自恃实力,而是不愿意伏见的位置被代替,淡岛也明白这一点,才没有多做安排。
淡岛汇报完毕,退回宗像身后,威兹曼首先开了口,“我也就不说些多余的话了,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很难在伏见君限定的14天里确定文献的消息,更别提是找到文献了,所以我想先试着确定一下方向。”
“确实呢,御柱塔藏书少说十万,一本一本查,恐怕时间来不及。”绿之王环顾着四周密密麻麻的书籍和兔子,若有所思。
“如果真要说的话,也就是跟第七王权有关了吧,那小子不是说‘以第七王权者身份唯一能透露的消息’么。”
宗像礼司看了一眼凤圣悟,也随之扫视着周围数量庞大的书籍,“但是第七王权却是我们所知最少的王权者,伏见君只有这一个提示真的是令人烦恼。对这里所有藏书都熟悉的,恐怕也只有已经过世的御前大人了。”
“呐,威兹曼桑。”御芍神紫托着下巴,突然开口向白银之王问道,“您的话有见过那本文献么?”
威兹曼一愣,随之摇头,“并没有,我只是记得曾经在中尉那里听过这么一本文献,当时并没有太注意,几十年过去了,我也记不清了,只是觉得在中尉的藏书里找找,或许能发现什么线索。”
御芍神紫突然漏出有些苦恼的表情,“嘛……这样就不能确定那本书是不是了嘛。”
“那本书?”宗像礼司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了御芍神紫身上。
所有人都顿了一下,栉名安娜眼神热切的看着他。
御芍神紫却转口对夜刀神狗朗道,“狗朗,你记得我是什么时候离开一言大人的么。”
夜刀神狗朗皱起了眉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御芍神叹了口气,“不会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背叛了一言大人吧,那怎么解释仁希大人的力量呢。”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夜刀神狗朗震惊的脸,和比水流微蹙的眉,只得解释道,“如果小狗朗你能仔细看看我的话就会发现,我的身体里,连一丝无色的力量都没有呢。”
夜刀神狗朗猛地站起身,冲到御芍神紫的面前,伸手附在他胸口,片刻后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怎么可能……社!无色的力量,在王权者逝去之后不是还能存在么?”
威兹曼也站了起来,“按理说应该是的。你的情况不就是么。御芍神的情况……”
“哎……”御芍神紫把按在自己胸口的手轻轻放下,有些无奈的说,“因为我做了无色氏族最不该做的事。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无色的力量即将反噬我的前一刻,一言大人收回了我身体里所有无色的力量,然后是仁希大人将我吸纳为唯一的氏族,才让我活下来的哟。”
他走到桌边,抽出一张纸画了起来,“我只是怀疑,那卷差点杀了我的破本子,就是这个《瓦萨文献》。”
按照记忆画出了一本古老厚重的羊皮本,红棕色的皮,泛黄卷边甚至撕裂发霉。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瓦萨’应该和‘德累斯顿’一样是德语,只有拥有无色气息的王权者才能阅读,我能帮到的,也就这么多了哦。”
宗像深吸一口气,向御芍神紫微微躬身,“御芍神君,十分感谢。宗像礼司欠你一份人情。”
“那我的面子还真是大啊。那是……索布语哦。”御芍神轻笑出声,把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宗像礼司。
“这么说文献在三轮的地方了?”凤圣悟诧异的说。
御芍神紫摇摇头,“不可能的,那不是能留住的东西。一言大人也是从别的地方带回来的,至于具体是哪里,恐怕还是要依靠御柱塔的藏书。”
“德国的历史有关的书,越详细越好,还有索布语,拥有无色气息的王,也只有我,礼司还有社。”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诸君,麻烦了。”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