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原创】迪施洛克特(Schlucht)(第四天)

开始一轮复习了T_T……五点起床上午文化课,下午专业课,晚上日语,半夜日本史日本地理……周六日专业+数学+托福……
99的心有点累……OTZ……
所以最近更新可能会少一点但至少会保证两天一更,等这篇写到第十四天的时候差不多就稳定了,然后再继续论坛体那篇吧……
ps.写了文就知道,大纲什么的,就是用来改的……真的在写的时候就会知道,无论你写了多详细的大纲,你写出来的东西都跟大纲不一样OTZ……
——————————————————————————

(第四天)

永远别问任性的孩子为什么,因为他的第一个回答永远是不理你。难道你还指望着第二个,第三个,第一百个回答么?
——————————————————————————
“青之王亲自照顾,小伏见还真是有福气啊。一定会回来的吧。”草薙出云拎着淡岛的红豆料理悠闲地晃进了密室。
青之王一边翻看着报告,一边往伏见身体里输送力量。
“真是稀客啊,草薙君。作为Homra的二把手,这么悠闲真的好么。”相比与其他人的公式化,宗像礼司和草薙出云却是意外的熟稔。
草薙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然后隔着冰棺坐在宗像的对面,“要劳逸结合嘛。小伏见醒了之后,看见你这副模样定是要咋舌的。”冲着宗像眨了眨眼,唇角挂着笑意,却隐隐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伏见出事第四天,宗像礼司除了洗漱和必要的生理需求以外,吃住都一直待在这个不见光的密室里,甚至没怎么合眼,如今看上去,少了一份意气风发,倒是多了一份憔悴。
宗像嘴角弯起一个苦涩的弧度,输送力量的同时,轻轻揉搓伏见几乎透明的手。“伏见君这种状态,我也实在是没什么心思去休息了。再说,”他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大了他两岁的男人,“你是最没资格说我的吧。”
草薙一怔,周防尊的影子在他眼前一闪而过,眼神黯淡了几分,笑意不减的轻声道,“抛去王与氏族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还是比你大。更何况,我和你不一样。”
对,不一样的,如果说伏见还有醒来的可能,周防却已经是一具完全的冰冷。
宗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把视线转移到了伏见仿佛熟睡的脸上。
草薙深吸一口气,看着伏见半白的右手,皱着眉问,“小伏见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昨天只是从夜刀神狗朗那里稍微听说了这件事,但具体的,连夜刀神都不了解,他又怎么明白的了呢。
宗像摇了摇头,“具体的谁也不清楚,只有御芍神君知道一些眉目,但既然他之前说过那本文献他无法参阅,想必这件事也是‘无法’的吧。”
草薙蹲下身,仔细打量着蔓延到指关节和手腕的诡异白色,提出了一点疑问,“虽然没什么根据,但是小说电影中这种奇怪的东西不一般都是从眉心或者心脏,再不济也是一些人体重要的血管开始变化的么?为什么是右手?”
宗像闻言顿了一下,然后把伏见的左手也拉到了草薙面前。
草薙愣住了。
伏见左手的掌指关节和指骨处,也泛起了一片白色。
“我们姑且称这白色为‘冻化’,伏见君的右手是从虎口开始冻化的。除此之外。”宗像礼司解开伏见领口的扣子。露出了左侧锁骨处隐约形成了某种形状的冻化痕迹,“草薙君,你的话,应该猜到了。”
草薙沉默了。
左侧锁骨,是原本Homra标志的所在。
左手掌指关节,以及指骨,是伏见使用匕首,或者说是最经常将赤色力量外放的部位。
右手虎口至掌心,是握住他的佩刀昂,最经常将青色力量外放的部位。
也就是说这个冻化,是从王权者的力量积存最多的部位开始的。
“草薙君,恐怕要请赤之王过来一趟了。”宗像沉声开口。
草薙也严肃的开口,“是小伏见的身体……”
“伏见君留着前任绿之王和黄金氏族的血。”
草薙一惊,立刻起身离开,“知道了,我立刻就回去。”
小伏见,一定要醒过来啊。你要是也走了,宗像礼司,就不再是宗像礼司了。

“……呐,大家……”道明寺安迪看着地图,迟疑地开口。
“嗯?怎么了,安迪。”秋山氷杜抽空抬头看了眼道明寺,手上却不停笔,其他人只是分了一下心。
道明寺已经盯着那张地图和权外者能力暴走登记单快半个小时了。因为清楚他的文书能力,为了不忙中添乱,这次谁都没有让他去做文书工作,只是让他核对登记事件。
“唔……”道明寺歪了歪头,似乎有点纠结。他知道大家都在忙,也不想添乱,所以这几天都很乖。他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点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说,也怕是自己多心了,会耽误时间。
所以他想了一会,转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屯所里关押的权外者……有没有出现过暴走的?”
所有人都顿了一下,弁财喊到,“榎本,情况。”
“是!”榎本急忙调出登记单和屯所的记录,进行快速对比核实,然后给出了答案,“屯所内关押的权外者暂时还没有发生能力暴走的情况。”
道明寺安迪又看了眼登记表,然后盯着地图。
秋山氷杜和加茂弁财等人对视一眼,然后起身来到道明寺身边,他们都深知这位小队友在某些方面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
“安迪,发现了什么么?”秋山揉了揉恋人的小脑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精神一些。
道明寺有些愧疚的抬头看了看秋山,蹭了蹭因为长时间打字而有些僵硬的手掌。
然后在地图上圈出了几个地方,“因为你看啊,我们的屯所,赤之王的Homra酒吧,黄金之王的御柱塔,还有绿之王的地下基地附近,权外者能力暴走事件相当的少啊。另外还有神奈川的迦具都陨坑附近,和几个我不认识的地方。”他一边说着,一边又用其他颜色的笔,在地图上标出了一些权外者能力暴走事件的地点。
可以说事件发生的地点覆盖了东京和附近的所有地方,却唯独绕开了道明寺安迪单独提出的地方。
办公室里的众人腾地站了起来,都围到了道明寺的桌边,脸上难掩震惊。
秋山等人连忙开始对照登记表和地图,几分钟后,得出了和道明寺一样的结论。
“……安迪,”秋山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难言的激动,捏了捏道明寺写满了‘表扬我’的小脸,看着那双亮晶晶的莹绿的眸子说,“安迪,做的真好!帮大忙了!”
加茂刘芳拍拍搭档的肩,“这几天一直没有进展,多亏你了。等事件结束后,给你做点好吃的!”
“不愧是队长!”日高晓那边已经欢呼了起来。
弁财按了按额角,稍微松了口气,“果然让道明寺做一些接触全局的工作会有惊喜啊。”
“得赶快报告给室长和副长才行!”榎本已经开始整理报告。
布施调笑着说,“队长可是立大功了!”
“那是!不看看我是谁!”毫不客气的赖在秋山怀里任由他顺毛摸。
“立功请吃饭。”五岛立刻补刀。
“我不!”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