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99

全职有点杂食,喻黄叶黄林方叶方等等等等……
烦烦和点心相当可爱!乐乐好帅!【痴汉】
ooc,小学生文笔,日本留学中,网络不好时差一小时……
嗯……嗯!你们懂得!

【原创】迪施洛克特(Schlucht)(第六天)

我该说我算是回来了么……T_T不过后天就要继续集训了怎么办T_T……听说连暑假都不放过啊简直丧心病狂!!!!!
最近应该会尽量保持周更的……我会小心一点我的手机……
哎……话说我把微博密码忘了怎么办……
——————————————————————————

(第六天)

问题的答案不一定是跟问题有关的东西。这才是存在。
——————————————————————————
会不会是哪里除了偏差?
白银之王放松了紧绷了一夜的精神,闭着眼靠在了椅背上,揉了揉太阳穴。
“哎……大家!”起身拍了拍手吸引了正在忙碌的兔子们的注意。“先到这里吧,今天就放一天假吧,等一等狗朗那边的消息,我们也有可能不用继续了。大家先请回吧。明天早上再来这里集合。”
“是,那么威兹曼先生,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随时通知我们。”
“我知道了。辛苦了。”威兹曼努力勾起了一个平常的笑容。
“您才是,我们先失礼了。”
“明天见。”
看着黄金氏族们离开藏书楼,威兹曼一下子摊坐在椅子上。
到底是在哪里?狗朗他们能顺利找到文献的线索么?到底是什么……这种奇怪的违和感!至今为止,几乎翻遍了最有可能的书籍,但却连半点线索都没有找到。
德国历史,未建国前能收集到的历史,使用索布语的少数民族的历史,索布语发展史,关于水源的争斗史,二战时石板出土记录,研究记录,当时德国社会记录……
搜集了所有能找到的可能与文献有关的内容,但是……难道所谓《瓦萨文献》,跟他们找到的资料全部无关么?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伏见会说事是以第七王权者的身份所能提供的唯一情报呢?
白银之王深深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离开了藏书楼,脑中还在仔细思考着可能性。
“社。”栉名安娜叫住了刚从御柱塔出来的白银之王。
“啊嘞,有什么事么?安娜?”威兹曼愣了一下,把注意力转移到叫住他的赤之王身上。
“是关于,尊的事。”
沉默了一会,威兹曼回答道,“嗯,‘他’在我那。”
红眸瞬间亮了起来,又很快被她压制下去。“你早就预料到了。”
白银之王无奈的笑了一下,“宗像君应该也猜到了吧。实际上是中尉早先联系我的哦。”
“……黄金之王?”这倒是没想到。
“嗯,中尉很早就知道了伏见君的事,远在任何人之前。伏见君的潜能,也是伏见家和国常路家血脉的证明。虽然只是可能,但确实有可能探知到石板的秘密。所以在伏见君正式进入王权者世界之后,我和中尉秘密约定要保下与伏见君的力量有着直接关联的王权者的身体,用白银的不变和黄金的命运。只不过……”说到这里,威兹曼叹了一口气。
空气都染上了一丝焦灼。
“那……尊还有多少时间?”女孩咬了咬唇,看向青年的目光中隐隐有着些祈求。
威兹曼张了张口,半晌,才给出了一个并不让人满意的回答,“……我也……不清楚。”
栉名安娜身上红光乍现,又慢慢消逝。
“……是么……”
“暂时应该不用担心。”一身蓝衣的青之王从不远的地方走了过来,他昨天晚上回到了S4的屯所好好的收拾了一番,顺便到专门为了这次事件成立的权外者关押所走了一遍。
这两天,由于青之氏族的发现,各王权都将自己的力量和属地扩大,用王权的力量压制暴走的权外者,多少控制住了事态,但同时,王权者的力量也大幅度消耗。
“……礼司。”“宗像君。”
“早上好,白银之王,赤之王。两位所担心的事情,我以为,伏见君也应该同样有所认识。”
“……猿比古!真的么!”对于年幼的赤之王,能带给她温暖的伏见同样被她深深地信赖。
“是的,有很大的可能性。”宗像的语调微微上扬。
“这样么……那么14天可能就是伏见君经过计算给出的寻找文献的最大期限,而我们所寻找的一切答案很可能就在文献之中。”威兹曼拿出终端机,给夜刀神狗朗发了邮件,询问他那边的进度。
“今天是第六天。”宗像礼司看着威兹曼背后的御柱塔,“如果一切都能顺利的话,Homra的人也会很高兴吧。”尤其是草薙君。
“嗯!”女孩终于带上了明显的笑容。
“安娜酱!”草薙出云拎着一个大袋子晃了过来,“回去了哦!”远远的向宗像和威兹曼点了点头。
安娜小跑着迎了过去,偷偷的在身后摆了摆手。
宗像也明白,周防尊的事不能透露给草薙出云半点消息,开始时希望越大,一旦失败,失望也可能会越大。
威兹曼道别后就回去了学园岛,宗像礼司还是一路回应着兔子的行礼,回到了离开不过六个小时的密室。
密室里是过于单调的黑白灰,只有火焰和伏见的身体是唯一的光彩。
宗像礼司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冰棺里的伏见。冻化的速度并不快,他们确信如果十四天能解决问题的话,时间是相当充裕的。
但伏见的情报中十四天只是找到文献罢了。
不管是哪个国家,都一定会有多少数民族之分,但是一个国家使用的只可能是主流民族的语言。少数民族的语言,能流传下来都很不容易。
那么用索布语解读文献的时间又要花上多少呢?
一个民族千百年来积累的语言系统,真的是他们短时间内能解读完毕的么?
不止是伏见,还有周防尊。
黄金之王逝去,只靠白银的力量,周防能支撑多久呢。
时间是他们现在最缺少的东西。
只能希望在十四天里尽可能多的做些事了。
……
“……猿比古……”
——————————————————————————
“呐,流。”凤圣悟躺在沙发上,随手玩弄着两个骰子,很放松的靠在沙发上。
“怎么了么,磐先生。”比水流正在利用东京的紧急网络系统,传播第五王权的力量。
“你怎么看?这次的事。”
“磐先生指的是哪方面的呢。”
凤圣悟抓了抓头,腾地坐起来,“就是伏见猿比古的事情的啊!还有石板和文献。”
“呵呵。”比水流轻笑着看了一眼凤圣悟,手下不停地工作着,“说不上怎么看,磐先生的话,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的么。”
“嘿,可不能吐槽我老人家啊。”灌下一杯新茶,凤圣悟起身向门外走去。“老头子我只不过是,对老朋友留下的麻烦有点不爽罢了。”
“是么。”房门关闭,绿之王笑着摇摇头,他得到了人类的年龄对人类的恶劣程度并无太大影响的结论。
“那么平坂。”
“是。”
“不要总是这么严肃,JUNGLE可是,自由的啊!”巨大的屏幕突然盈满了耀眼的绿色,比水流的身影被绿色染上了一种不真实的柔和。
“也许是吧。”平坂道反站在角落里微低着头。她的声音总是带着机械的感觉,无论是什么,都好像无法提起她的兴趣。
“请不要使用也许这样模糊的字眼。我是真心的在向你传达,”比水流歪了歪头,屏幕上显示着“分散成功”的结果,“即使伏见君的情报,只说出了一部分也是你的自由这件事。”
听到这里,平坂道反终于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笑的“真诚”的绿之王。
“是。”

评论(9)

热度(14)